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李卫辞官》中的傅恒与历史纪录中的傅恒有些许出入。
历史上的傅恒,号春和,长得极胖,走两步就气喘吁吁,所以是大白兔,不是小白兔。
傅恒的姐姐并不是贵妃,而是乾隆未登基时的嫡福晋,后来顺理成章做了皇后,她品性纯良,遵从天然,与乾隆很是恩爱,死后封为孝贤皇后。
历史上的傅恒没有那么实在,而是十分圆融。他为人谦和,人缘极好,也许是外戚谋私的罪名可大可小,傅恒不敢放肆,不论大小事务,总是与下臣商议,即使是首席军机大臣有密奏的特权,他也往往捎带上两个大臣一同上殿,事无巨细,总是光明磊落,一无苟且的。一切都是为了避嫌。这与电视里乾隆总是和傅恒单独相处的情景相悖,但也不是完全离题,记载除了早上叫起,乾隆还总是叫傅恒于晚膳后单独面圣,所以傅恒还有个花名叫作“晚面”。
从雍正开始,清开始设立军机处,是为皇帝的秘密机关,首席军机大臣更是堪比皇帝的秘书官,傅恒任首席军机大臣共22年,是任期最长的,众所周知,乾隆后期非常宠信和珅,但是和珅也不过是过渡性地担任过几个月的首席军机,而正经的首席军机却是那位铁将军阿桂,可见乾隆这个人虽然好大喜功不着四六坑家败业,于用人上也不是完全任人惟亲。
从这一侧面可以看出傅恒并非是靠着他姐姐的裙带关系才能一路官运亨通。

乾隆五年(1740年),任蓝翎侍卫,很快升至头等侍卫,官至正三品。   
七年(1742年),晋升为总管内务府大臣,晋至正二品。   
八年(1743年),擢升为户部右侍郎,成为财政部门的副长官。  
十年(1745年)六月,在军机处行走,相当于见习军机大臣。   
十一年(1746年)七月,正式担任军机大臣;十月,任内大臣,官至从一品。   
十二年(1747年)二月,任会典馆副总裁;三月,任户部尚书、议政处行走、兼管銮仪卫事务;六月,任会典馆正总裁。   
十三年(1748年),任领侍卫内大臣;四月,任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太保衔;六月,充经筵讲官;九月,暂管川陕总督,晋升为保和殿大学士,官至正一品;   
十四年(1749年),任首席军机大臣,晋封为一等忠勇公。  

傅恒升官之道可谓风生水起,速度之快,快过神五。
当然不能排除他是皇帝的小舅子这一原因,但更大的原因在于傅恒也是实干家。
他为人低调,事必躬亲,从不贪慕功劳,不结党亦不营私,对后辈总是尽力提携,也是礼遇有加。因此也邀到不少人愿意为他卖命。
对比电视中“直”的傅恒,记载中的傅恒更看重“圆”。
为人的圆,是包容与厚;处事的圆,是远见与胸襟;体型的圆^_^是个人都看得见。。。
这只大白兔也许没有小白兔那么可爱,但是论性,也是口碑出众的人物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6.26 To 小玄子
远山一样惆怅的眉头,
山涧溪水汇聚成眼眸,
他说话,
紧接着风掠过苍穹。
他走路无声,
因为太沉重会踩痛了影子。
小兔子乖乖,
把门儿开开,
快点儿开开,
我要进来。
这首CJ的儿歌,如今也有了非常淫荡的全新注解。= =
在小白兔与大灰狼的故事里,正义总会战胜邪恶,因为要让孩子们对这个绝望的世界充满希望,同时却又要教会孩子们世事险恶,他们的行为也非常矛盾。
或者人类本身就在真相与理想之间找一个可以栖身的平衡点,然后对自己说,这里很安全。
而这个过程很可能是血流成河的。
傅恒是一只还在学习中的小白兔,他所有的是宰相的胸襟与学识,缺的却是宰相的心机。他绝对是那只欣然将门打开的小白兔,即使被骗了一次两次一百次,他依然愿意相信,门外的是妈妈而不是大灰狼。
世事难料,皇帝都是坏的,老臣都是奸的。傅恒……永远是小白兔。
他永远不明白,为什么他没有害人,人却想要害他。为什么他没有私心,从皇帝到兵卒,却个个都有私心。
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
当皇后可着劲儿要置他于死地,满朝文武都在参劾他,所有人都希望看到他的脑袋血淋淋挂在城头,这才痛快了。
他说,问心无愧,听天由命。
这是他唯一的一点点心思。
他知道,只要立定了脚跟,走正道,什么都不用怕。不怕死,人人都说,事到临头,有几个不喊救命?傅恒就忍得住不叫救命。
他是个至善之人,所以他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所以他随遇而安。今天要死,那便引颈受刃,无须多言,多言就是小看了他。今天侥幸不死,傅恒还是傅恒,还是守着他的至善。
抱朴守真,谁说小白兔没有仙家品格。他的境界,早出众人之上。李卫限于学识,乾隆限于地位,最后能懂得什么叫上善若水的人,惟有傅恒。
从心所欲不逾矩,年纪轻轻就有这份沉静,也许是他的不幸,但也是他的幸。
因为朝闻道,夕可死,
因为渊渟岳峙,他应得的。
小白兔那一抹清愁,源自他的善,他的忍。有此性,甚至可说高尚,纵使有无数的不如意,但匆匆数十载能得到高尚二字,人生在世可谓不虚此行了。
但他日山水相逢,小白兔一样能邀你一杯美酒,为人分忧,也为自己解愁。
——皇上,臣的腰细伐?
——嗯,让朕摸摸……


断背川事件,于波筒子在blog上华丽丽地写下了“大家来给他好好断一断”的豪言壮语,这张照还是杨俊毅筒子赞助的,源于……因为够断……
筒子们果然都是有潜力的!

最近萌李卫辞官,顺手搜搜两人的八卦……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JQ!
非常出名的羽绒服事件,在寒风凛冽的大冬天,于波筒子身穿单薄的(?)红色毛衣,杨俊毅筒子却包着一件明显大了几号的羽绒服,再对比之前的照片,杨俊毅筒子却只穿着一件毛衣,从领子来看,和羽绒服里的是同一件。。。腐女们,真相呼之欲出了。身为全国枪术冠军的杨俊毅筒子虽然看起来比较瘦弱,其实分外强大,大冬天不穿羽绒服。于波筒子心有不忍,就把自己的给他套上了……
关于于波筒子善于照顾杨俊毅筒子的新闻还有一单,证言是于波筒子,拍戏的时候住一间房,没有他杨俊毅筒子就睡不着,于是裹在被子里只剩下两只眼睛等着于波筒子回来……
因为等人等得太生气于是买臭豆腐回来熏于波筒子作为发泄……
这,明明是傲娇滴小白受的惯用伎俩。喷,私家blog随便讲讲,杨俊毅筒子反正也不上网。。。

杨俊毅筒子说话,小鸡啄米一样,声音轻柔婉约地几乎听不见,且是吴侬软语的南方口音。
于波筒子嗓音纯正,慢条斯理,也是软绵绵一挂的。
于是两个人的对话就会出现状况,明明在谈着正大光明的公事也会造成一种非常暧昧隐晦不足为外人道的气氛……

杨俊毅筒子是武术冠军,真功夫,且略大几岁。在《地上最强》中和张智尧打了个昏天地。。。但是个性据说万分可爱……喷
于波筒子手无缚鸡之力,而且小几岁。
但是……
真相是……
事实是……
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于波筒子在细心照顾杨俊毅筒子,年下得非常厉害。其实某人并不需要照顾,一个打十的好身板,你到底需要的是什么照顾哇!!

附笑话一则。(转周易博客)
首先为什四哥坚持不穿“嫖客”外披呢?要从~前一套服装说起,因为“把酒问青天”剧中,主要演员都要去一个重要场景“御香斋”(也是一个妓院)办事查案,所以也要有相应的装束。首先我替四哥定了。

四哥说:要我这样穿我就死给你看!

我又叫了波哥穿。

波哥也说“叫我这样穿我也死给你看!

我一看不妥,大家都挺爱护形象的(我一则喜一则忧),那这件衣服谁穿啊?一边很小心的提议:也许加上个外披会好一点吧!

四哥一口拒绝:不就多个蚊帐吗?没什么不同。

波哥很勉强的套上后(狂笑):哈哈哈!(我心一阵暗喜,难道是很满意)然后冷冷的对我说:你留着自己穿去吧!

结果这套“嫖客”装,也夭折了~后来四哥定了色的那套内袍,去了外披,来表现余火莲出场的酷劲。波哥则坚持穿清淡的白色,突显方旭前期的“纯洁无瑕”。而那套“嫖客”服,我决定留下来缝个“被面”盖盖就算了,一直到剧中的真正的嫖客“孙平”孙公子出现后衣服才找到主人,让他穿了。
------------------------------------
ps 首先,把酒问青天是一部烂剧,具体有多烂的话,就像是上帝忽然QJ了观音那么烂的烂剧。
其次,里面的服装造型,勉强看出来是人穿的,古人非脑残也,穿成这样拉出去游街啊……
第三,周易是一家充满了温情的好公司,但同时也是一家非常可怕的公司,因为,古语有云,拍一部烂片不难,难的是部部都是烂片……作品既烂,产量又高,知道有多可怕了吧,平均一年要贡献两部烂片给市场,那真是……烂片丛中你最娇艳!
傅恒如果只是一只纯良的小白兔,他的存在就显得可有可无了。不过按老早前果亲王说的,那是皇上潜邸的奴才,到了哪儿人都高看一眼。傅恒是乾隆从宝亲王开始就看中的人了,在紧关节要的时候,此人可以托付,有些话,傅恒能说别人不能说。傅恒就是这么一个超然所在,在乾隆大脑充血的时候给他点滴灵光。
乾隆这个人是被宠大了的,既没有康熙静待时机的耐心,也没有雍正韬光养晦的苦心,刚登基没几天,一手攥着爷爷留下的政治资本,一手攥着老爹留下的经济资本,轻飘飘不知天高地厚,整天叫唤着“太平盛世”,这太平盛世就跟从天上掉下来砸了他脑袋似的。皇帝脾气一上来想什么做什么,一回头又后悔了。这种人当了皇帝原本是非常可怕的,幸亏他还不笨,这里就凸显出傅恒的重要性了。
他就是关键时刻,乾隆脑袋上的一盆凉水。别看他平时傻乎乎的,那是耿直的天性使然。也正是这一片禀性,该说话的时候他一句也不会少说。遇事当机立断,瞻前顾后,权衡利弊,无怪乎是个协理阴阳的当朝宰辅,这份沉稳冷静就是中堂当有的胸襟了。科考舞弊一案,考题漏了,乾隆气得要宰人,傅恒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他能不能撇清关系,而是举子考生社稷动摇。换了别人,谁还能做到这样置个人安危于外,事事全在大局着眼。
为了江南那几个歌妓的事,他被乾隆骂了,那是他谏言,回来又被太后骂被姐姐骂,最后还被李卫当堂狠骂了一通,那是误会。他楞是没有把李小卫供出来,想着我也有错,硬生生没辩解,只有听人骂。李卫绑子负荆请罪,他还是十分厚道。多好的一个实诚孩子,他当官太难为他了,他不当官又太可惜了,他夹在方方面面之间,身影厚重,不能私下里看,不然换个人非压死不可。
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盈若冲,苦难佛一样的心境,才扛得住这些重量。
他永远是公事公办,面对下属不卑不亢,面对皇帝一片痴心(汗)。所以说他没有私仇,人人都是这么说,人人都相信。脑子多转几个心眼,也会觉得自己有失厚道。
难怪乾隆说他是烂好人。每每乾隆大怒要处置人的时候,他总能求句情,不管那个人和他是什么关系,有仇还是有亲,他总是本着一片慈悲心拦一拦,劝一劝,如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的塔都从京城一路修到江南去了。

待续……
《李卫辞官》是辫子戏里不多见的好片,编剧是前清的贝子,写出来的台词都和人是两样,既是白话又是古话,难得的是不掉书袋,句句都听得明白。
演了乾隆的于波也是荧屏上的老脸,经常偕同杨俊毅等等出没在一干烂到天崩地裂的烂片里。捆绑式销售,一个也不能少。此人的演技是不差的,无奈片子太烂,踩了一脚泥,再想风采飞扬也飞不起来了。
不知道算不算老天有眼,终于也是演了一回好戏。
乾隆演的人多了,满清十三代,为电视剧贡献了多少素材啊。这个乾隆少见,少见的是贵气。富丽之相却不入俗气,高高在上却不蛮劲霸道,到他这里,算把天子的气度演到一个极致了。
汗,我又跑题了,不过还是想赞一赞这个乾隆。
主旨是要抒发一下,我对傅恒这只小白兔的观感。看他的戏,我总是能打心里笑出来,好歹也是一个中堂,怎么就那么耿直呢,说是新贵,又不是养在象牙塔里的,也是从侍卫干起来,官场里滚过来。竟是半点世俗气也没沾染上,该怎么就怎么,惟凭心字而已。皇帝还护着他,不耍他玩儿,臣下也畏惧他,不敢不正经。碰到李卫,他算是被吃定啦,两句话没有就被绕进去了,有个坑也往里跳,被人卖了还帮着人数钱呢。
第一回交锋是海富两家被杀案。他要去探一探李卫,乾隆不傻,还嘱咐他别让李卫给绕进去,没套出人家的话,倒被人家套去了。他笑答,不会。结果呢,九城巡防一到我就知道李卫要下套了,连我都看明白了,他一个大中堂还没明白,就被人轰到前台审案当靶子去了。那一脸义愤,真个是好人。乾隆也没办法,只好一笑了之,这个傅恒啊,还是让李卫给绕进去了。
第二回是海关道,这个案子不可谓不大,李卫深知其中道理,安心要让乾隆来安置这个烫手山芋,一份不痛不痒的折子逼着乾隆出手,也不忘敲敲边鼓,对傅恒诉苦,说身子不好。傅恒居然还当真了,我想大概连李卫也要傻眼了,还真有这种人。君前一番话,乾隆是明白李卫要缩手了,说话留半句,傅恒到这时候还没觉醒呢,居然问,是要让李卫就地休养还是回京城。我在电视机前和乾隆一道傻了眼,少见啊少见,小白兔之纯良可见一斑。
海关道的事还没完,一本账簿可见李卫的机敏与清廉,懂得放手的人不多。有人说李卫没了血性,我不这么看。账簿在李卫手上与在乾隆手上,本质上是一样的。李卫看透了乾隆不能处置这两百多人,到最后也是轻描淡写地就过去了。李卫可不做这冤大头。
问题是,乾隆也不是冤大头,傅恒忠直,倒是愿意做这冤大头,可是一朝宰相,树敌太多往后就难办差了。
这是李卫与傅恒的第二回交锋,一开始小白兔还能陈述厉害,说的头头是道,被李卫一装傻,顿时没了主张,急得话都不会说了,什么“过你的手,不过你的手”“他说……”差点把乾隆也供出来了。李卫油盐不进的,小白兔最后只剩下一招耍赖,说道我是中堂,我说给你,就是给你了。转身就跑,片刻不敢多留,不然啊,又被李卫绕进去了。
海关道一案到最后还不是轻描淡写的过去了,占便宜的只有李卫。乾隆气极就许了他辞官,一回头又觉得好不甘心,谁让李小卫撞上了呢,赏了一个五品带刀侍卫牵制李卫。小白兔又不明白了,满脸写着问号,李小卫功夫稀松平常,怎么好做侍卫呢。我在屏幕前不由自主叫了声“亲娘咧,这也太傻了吧”。乾隆笑得从榻上翻起来,骂了句“你可真实在”。
“你真实在”这四个字又可气又可笑,却也着实可爱。也贯穿了整部戏里乾隆对傅恒的感想与感情。

附录:
这段台词写得很精彩,可我就是不明白,傅恒一方面看李卫看得极准,那是洞若观火,点中他的本质了。可是怎么就那么单纯地没当过官似的,于君臣博弈的手段半点儿都不明白呢?
乾隆啊,你是把这小白兔保护地太好喽,人情世故是全然不晓得。
--------------------------------------------------------------------------
傅:皇上,李卫那个儿子说封就封了?

乾:周文王当年桐叶封弟,周公入贺,谓之君无戏言。

傅:看样子,那个李小卫是一点儿武功都不会的,御前侍卫,怕不合适吧。

乾:o(∩_∩)o...,你可真实在,你以为我真指望他救驾呀。你觉得李卫这个人究竟怎么样?

傅:李卫……臣怕说出来皇上不爱听。

乾:没关系,说吧。

傅:李卫虽然不招皇上喜欢,可是,臣一直以为,人到了无求品自高,李卫这个人难得之处在于无求。不管于名于利,别人都在意的事他不在意,故而活得清爽,这是论人品,若论官品,李卫不媚上,不欺下,喜怒好恶,全凭性情。看上去行为怪异,歪七扭八,可应对与错综复杂的官场世态,反而能举重若轻,处处行之有效。眼下的朝臣中能和他堪称伯仲的,还真不多。

乾:嗯……这番话吗,倒看的出你三分慧眼,洞明烛照,知人善任,这才是宰辅的胸襟么。

傅:皇上也这么看?

乾:我认识他的时间比你长多了。

傅:这么说,封这个御前侍卫,是对李卫的恩赏。

乾:刚夸你像个宰相怎么又老实起来了。

傅:可……

乾:李卫这样的人才是不能轻易丢弃的。

傅:可皇上已经准许他辞官了。

乾:所以我才要把李卫的儿子留下来。明白了吗?

傅:臣,还是不太明白。

乾:唉……放过风筝没有?

傅:(点头)

乾:风筝不管飞多远,只要有根线攥在手里就好办,就可以随收随放。

傅:臣明白了。

乾:说说看。

傅:这就是皇上所说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乾:有长进。


待续……
正下着瓢泼大雨,从屋檐顺着起伏落下的雨水形成了一挂帘子。

陆小凤在百花楼上,躺在花满楼的卧榻上,翘着二郎腿悠闲地饮茶。雨丝从廊外飘进来,打湿了发梢。只有下雨的日子,他才能静下心来做一些事。

被激雨溅起的尘土,弥漫着清香。

潮湿的日子里,焚香是很好的。

陆小凤就躺在卧榻上,看着花满楼取出青铜炉,取出银叶,取出梅花炭,取出香片。他的每一个动作都非常仔细,一丝不苟,也一尘不染。

花满楼点燃了梅花炭,手腕优雅地轻轻摇晃着,一下,又一下。熄灭了火星。那样动作,好比一只白鹤扇动着翅膀,但你不知道他是刚刚落地呢,还是正要起飞……于是陆小凤有些不安。

花满楼将梅花炭埋进香炉里,戳了一个小孔,又把银叶盖住了小孔,然后将香片置在银叶上,合上了香炉盖。
这双侍花弄草的手,就像从来不曾沾上血腥那样清白。他永远有办法将自己置于另一片天地中,那片天地里有琴有酒,有花有月,那些不属于江湖的梦境。花满楼只是摇一摇手,说适可而止吧。于是刀光剑影戛然而止。
陆小凤忍不住这样想。
细如蚕丝的烟袅袅婷婷地腾了上来,趁着水汽。

陆小凤凝视着氤氲雾霭中的花满楼,笑中泛起了涟漪,连眼与眉也像凭着风,蒸腾而去。化作了不知某年某月某时,那一刻夜空中雪白却绚烂的烟花。

繁花落去不知事,思卿何故是路人?

“难得,难得,你肯丢下酒杯。”花满楼笑了。

“有君相伴,又何尝不胜于美酒。”

花满楼笑得更厉害了,陆小凤说起这样文绉绉的话来。

“如果……你有酒香就更好了。”陆小凤欲语还休,却岔开了话头。

“这个简单。”

他从雕花红漆的柜子里取出一壶酒,滴了一滴在香片上。

酒气徐徐地蒸了出来,淡淡的,混合在叶檀香的烟里,冉冉绕绕,纠缠不休。

------------吾乃RP分割线---------------------
最近总是在下雨,没完没了的下雨,所谓“画舫听雨眠”不过是文人的YY,我只有被吵得睡不着觉。
我不求名不求利,就求一个好觉也是这么难啊。。。
最近也很迷恋点香,不过没钱做一整套的,随便点点,什么青苹果,桃子之类的水果香。古里古怪的,等我买完新本本就去买香炉啊炭啊银叶啊,还有檀香。
为什么叫妙不可言呢?如果是timVS小柔,如果是SamVS汀汀,那不止不妙,简直是平庸到有点倒胃口。妙就妙就凭空添了两个人物,bell和ivan,又死了一个汀汀,CP就大乱鸟!
ivan由CK诠释,此君出名的百搭,官配一堆,因他气质轻柔眼神又桃花,而且与女主容易强碰,碰到男角就火花四射柔情似水啊……江湖人送外号“弱受”。
sam是林文龙,这个人更绝,可以让人称大少奶的峰少化受为攻,可见他的隐忍大叔气质已经受到了何等地步啊。
这两个人撞到一起,攻受就不好说了,但是正所谓“受受相交必有一攻”,大家的合衬度已经到了任何人看到都有以下评语:
“ivan看sam的眼神总是如此荡漾。”
“ivan和sam是不是有点……???”
“ivan和sam无时无刻不在互送秋波。”
……
诸如此类,强烈表达了两人之间必有JQ这一观感。
这两个人的故事要追溯到少年时期,打架的parter,后来一个去了英国就此劳燕分飞,但两人都保留着一把小木剑作为定情信物,不对,是友谊的信物……15年后再回,那眼神真叫一个荡气回肠风云际会,就差野兽般狂吻一番了。不过不要紧,因为我已经修炼到“眼中无kiss,心中有H”的境界了。暂且按下不表。
一通青梅竹马的回忆,完全把外人挡在了气墙外。此时汀汀已经不在气氛里了,54她。
很快汀汀众望所归去了见上帝他老人家(汗),sam伤心欲绝,连ivan也是凄凄惨惨。街上那段戏非常有爱,一个打死不回家,ivan只要作贤妻状劝,又抱,¥#%¥%¥,那完全就是爱上一个直男而痛苦的小gay,KC你这个形象是没救了。
接着一个甜蜜滴小插曲,ivan可爱的天然同人女姑姐,一句“只有sam才能令ivan留下来”,两人那个不清白而非常有爱的对视,惊起狼嚎无数。
总之这俩是有爱滴,至于阿bell,还用说,看她和小柔两个多搭配啊,都是精明能干,一开始是互相别苗头,紧接着转化成互相欣赏,帮下属还能帮到一块儿去,有默契啊。
再接着酒席上一个说“我帮你猜拳”
一个说“我帮你顶酒”
这两句淡淡的话胜过千百句甜言蜜语,那是一种信任!是“把后背交给你”的高浓缩的信任。。。
这就是爱啊~~~~~~~~~鸡冻!
目前看到13集,发现这点JQ。。。TVBL还真是木取错名字。
加油,粉红色的未来由你们来创造!
2008.06.04 change
这样的首相不可能出现在日本,或者任何地方。
即使出现了这样的首相,也可能反而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因为国家这种东西,本身就是由无数的错误累积作为能量来运转的。
change告诉我们的是,尽可以在错误的路上前进下去,但是与此同时,也一定要牢牢记住什么才是正确的。
2008.06.02 老媽的蒼蠅拍
老媽買了個全新的電子蒼蠅拍。high了。
於是每天她就捧著這個拍子揮來又揮去。
然後她就經常召喚我,“看啊,這只蒼蠅啪一聲爆了”“看啊,我一下打中了三只蚊子”
。。。。。。
老娘啊,你何苦在我吃西瓜的時候講這種事情……我對蒼蠅還是蚊子木有興趣。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