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韩愈是新古文运动的先驱者和践行者,一生奉行先秦汉代的价值观与行为准则,对古代无限向往,对当代无限失望。通俗来说就是一个唐朝愤青。唐代当时已过了鼎盛时期,强弩之末自然民生就不怎么好了,正所谓理想主义者最容易变成虚无主义者,这玩意儿跟你的学识完全没关系,基本是EQ做主。
《石鼓歌》作为韩愈的代表作之一,有着文学与考古上的双重价值。
余对文学和考古都没有兴趣……治史需要严谨,读诗则需要浪漫~

张生手持石鼓文,劝我试作石鼓歌。
少陵无人谪仙死,才薄将奈石鼓何。
周纲陵迟四海沸,宣王愤起挥天戈。
大开明堂受朝贺,诸侯剑佩鸣相磨。
蒐于岐阳骋雄俊,万里禽兽皆遮罗。
镌功勒成告万世,凿石作鼓隳嵯峨。
从臣才艺咸第一,拣选撰刻留山阿。
雨淋日炙野火燎,鬼物守护烦呵。
公从何处得纸本,毫发尽备无差讹。
辞严义密读难晓,字体不类隶与蝌。
年深岂免有缺画,快剑斫断生蛟鼍。
鸾翔凤翥众仙下,珊瑚碧树交枝柯。
金绳铁索锁钮壮,古鼎跃水龙腾梭。
陋儒编诗不收入,二雅褊迫无委蛇。
孔子西行不到秦,掎摭星宿遗羲娥。
嗟余好古生苦晚,对此涕泪双滂沱。
忆昔初蒙博士征,其年始改称元和。
故人从军在右辅,为我度量掘臼科。
濯冠沐浴告祭酒,如此至宝存岂多?
毡包席裹可立致,十鼓只载树骆驼。
荐诸太庙比郜鼎,光价岂止百倍过?
圣恩若许留太学,诸生讲解得切磋。
观经鸿都尚填咽,坐见举国来奔波。
剜苔剔藓露节角,安置妥帖平不颇。
大厦深檐与盖覆,经历久远岂无佗。
中朝大官老于事,讵肯感激徒媕婀。
牧童敲火牛砺角,谁复着手为摩挲。
日销月铄就埋没,六年西顾空吟哦。
羲之俗书趁姿媚,数纸尚可博白鹅。
继周八代争战罢,无人收拾理则那?
方今太平日无事,柄任儒术崇丘轲。
安能以此上论列,愿借辩口如悬河。
石鼓之歌止于此,呜呼吾意其蹉跎。

书中开篇的“张生”其实已颇耐人寻味,一说张籍,一说张彻。
张籍跟韩愈是忘年交(耐人寻味吧……),两人交往很密切,有学者指出张籍是韩愈最最亲密的朋友。韩愈个性比较突出,个人风格太强烈,朋友不算太多。so,张籍送他石鼓文也是可以理解的。但问题就来了,诗中写道“故人从军在右辅,为我度量掘臼科”,张籍一生别说从军,几乎没有出过京,打从考完科举就一直在长安定居做官。这里的“故人”显然就不是他了。
所以史学家们提出了第二个人选——张彻。
张彻是个相当神秘的人,新、旧《唐书》均无撰述,其生平主要见于韩愈《故幽州节度判官赠给事中清河张君墓志铭》一文中,既然能给人家写墓志铭,其交情自然是不错的了。文中写道“张君名彻,字某,以进士累官至范阳府监察御史”,范阳府也就是以前的幽州,宋以后似乎又改回幽州了,幽州也就是如今的陕西一带,而《石鼓歌》中的“右辅”泛指京城以西,也就是陕西。而石鼓正是在陕西发现的。如此推理下去,张彻作为石鼓发现者就相当合理了。当然,既然两个人都姓张,“张生”和“故人”其实未必是同一个人。囧囧囧囧。
张生拿着石鼓的拓本很happy地去找韩愈让他写个文章褒奖颂扬一下,如此一来,在考古学并不发达的唐代,就可以用这种方式将石鼓的价值传达给广大的人民群众。但是张生千算万算没算到,韩愈用辞奇绝,爱用生僻的字眼,多数人看他的诗会一头雾水,这流传范围就不会很广了……
所以石鼓的拓本在唐一朝就已然流失了……可非常神奇的是,石鼓本身居然留了下来,一共10个藏与故宫博物馆,与《石鼓歌》中“十鼓只载数骆驼”不谋而合……莫非是因为大多数人们都不明白石鼓的价值所以它们反而能安安稳稳地度过烽火岁月??望天……

全诗的前半篇是韩愈所想象的篆刻石鼓的背景与对鼓上文字的描绘,由于完全读不懂(辞严义密读难晓),囧,所以只能着力刻画笔画的形象,啥碧树珊瑚、龙啊凤的,要多华丽就有多华丽。
后半篇讲了韩愈想把石鼓送到朝廷里去大家研究研究,最好还能成立个研究小组,然后漫天遍野地撒广告,让全天下人都跑来瞻仰,教化民心是也。但是朝中的大臣都不同意,韩愈就以“你们这群没品味的白痴”为中心思想抒发了自己的感情。
其中有一句“羲之俗书趁姿媚,数纸尚可博白鹅”,意思就是说王羲之的书法那么媚俗,还能换俩白鹅类。真是对俺们一代书圣鄙视到极点了。
说实话,王羲之的书法就算再不济,又怎么需要动用到“俗书”这个刻薄的字眼呢?何况他的书法是虽然华丽了点,但有口皆碑,韩愈的品味也不至于畸形成这样。

这就完全得力于韩愈畸形的性格了。前边说了,他是个唐朝愤青,愤青走到极端就是打倒一切大众所喜爱的,喜爱一切大众所无视的……唐朝从李世民开始就非常崇尚王羲之的书法,所谓上行下效,“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上好王羲之,则民莫敢不好王羲之啊……韩愈是非常痛恨这种因权利阶级的喜好而影响到全民风气之事的。他把对人心不古与对统治阶级的不满统统转嫁到了王羲之的头上,可怜的王右军……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11.19 怀香
那年元稹36岁,是他病得最厉害的一年。那种厉害,并非排山倒海的淋漓畅快,而是像把矬子,把他全身的骨头都锉了一遍。他早上已经觉得眼皮乱跳,于是闭目凝思,把秋风数了个遍。

到了晚上,有个使唤的从人由外边回来,带来一个消息。

京城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宰相武元衡被刺身亡,裴度也受了重伤。

元稹想起当年裴度剿匪归来的时候,韩愈大人奉命为他刻了一块碑以表彰功绩,后来那碑又被皇帝下令拽倒了,不晓得为了什么。朝廷的事有时候风云诡谲。

白乐天后来与他讲,那里不是读书人待的地方。

他们两个在一个屋子里关了三天三夜,三天三夜地谈诗论文。有些事却是避不得的。终究还有血性,终究还在仕途宦海中浮沉。

听说韩愈大人也被谪很久了,还听说那里是瘴疠之地,到死也不得回归故乡。

元稹就为此有些悲哀,真像杜甫写的,官高何足论,不得收骨肉。

从人继续讲他听来的见闻。

宰相死后,朝廷里党派分立,谁也做不得主,争权夺利还来不及,就顾不得追查凶手了。白居易大人看不过眼去,便上疏力主严缉凶手,以肃法纪。可是那些大官们反说他是东宫官,议论朝政是僭越。于是被贬谪为刺史。王涯又讲他母亲是看花时掉到井里死的,他写赏花的诗和关于井的诗,有伤孝道,这样的人不配治郡,终于还是被贬为江州司马了。

元稹长长久久地吟哦着,他很久以前就知道有这一天了,就像在眼前那样一清二楚。

但是为了什么,心里那块地方清脆崩裂的声音。让他觉得自己还是个可悲可怜的入世人。世间尘沾染了全身,噎住了呼吸,张开口想吸一口气,又是满满一嘴的世间尘。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雨,雨越来越大,夹杂着风吹枯叶的沙沙声,终于掩盖了他心里的声音。

残灯无焰影憧憧,此夕闻君谪九江。

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2008.11.15 盈袖
在某个即将下雪的傍晚,白居易写下了这首千百年来被誉为小资第一诗的《问刘十九》。其实刘十九来与不来,在与不在,白居易并不介意。酒味从来不会因孤独而变薄,他深知,其实不过是为自怜自艾而自欺欺人罢了。

这是他被贬为江州司马后的第三个年头,他分外想念元稹,想念春天时,灞桥两岸的垂杨柳。折柳送故人的风雅情怀,在当初原是极艳丽的想象,直到那一天,元稹踏着这条路去往通州,白居易终于明白,何谓一别事实两茫茫,辗转到了那年,他也踏着这条路去往江州,却是回首空空,没有谁,谁都没有。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西风我去时。

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

有时候他会希望,秋风乍停,落叶飞上枝头,而元稹策马扬鞭,站在桥头等待他的身影。那一定是他所能想象的最美的光景。

旅途中,有欸乃水声,有离离灯火,还有酒,还有诗,元稹的诗。元稹的诗并没有写得很好,其豪迈处不如李白,其沉郁处不如杜甫,其诡谲处不如李贺,其清新处不如庾信……别人不懂,他读的不是诗,他读的是元稹。他们离得很远,但他们靠得很近。白居易贴着纸片,就像贴着了元稹的心。

把君诗卷灯前读,诗尽灯残天未明。

眼痛灭灯犹暗坐,逆风吹浪打船声。

若心痛处有药可医,他也不想去医。咀嚼着这痛楚,因欢乐才会有痛楚,感情越坚贞,痛楚越鲜明。

忆当年,通宵达旦,酬唱应和。如今隔万里关山,水穷处不见君。

惆怅……惆怅……

但又不止如此,不止如此。

“微之与白乐天最密,虽骨肉未至,爱幕之情,可欺金石,千里神交,若合符契,唱和之多,毋逾二公者。”

——辛文房·唐才子传

昔闻世道不济,业内萧条,而GONZO之父公司GDH境况尤差,终为岩风资金收购八成,股权转售他人。而GONZO者,世称量产王、烂尾王。年产八部动画,每每初始时精彩绝伦,结尾时惨淡收场。然烂尾王亦为宅们爱之深责之切也。其华美CG如火树银花,标青独立,万人拜倒;而剧情时狗血,时壮观,时宏伟,时囧人亦为业界奇观,无出其右者。
GONZO四工作室今削减合并为一,裁员哀鸿遍野之时,恰逢二次金融风暴,举步维艰。明春将无新计划上市,动画界痛失猛将,飘摇动荡之市,更何以为继。
哀哉GONZO,汝之绚丽CG将不复见,御姐萝莉、紧身皮衣之呕血画面亦难再得。
而今忆烂尾王风采,只能于旧作中寻故意,吐槽未成,泪已潸潸。
2008.11.11
有一个人,我觉得P来P去总是不够好看。
我一直在想,我的技术有问题,我要再努力。
于是我学习各种PS技术,下载许多的素材与滤镜。看很多的美术作品,提升自己的品位。
但是那个人,我仍旧P来P去都不好看。
我终于醒悟了,其实是因为那个人实在太难看……
2008.11.02 相棒
日本最长寿的推理剧,于今秋推出了第7季,没有任何知名编剧(或者说编过《相棒》本身就变成知名编剧?)没有任何知名演员的加盟(连明星客串都少见),却超越了呼声极高的《风之花园》和《流星之绊》成为收视冠军,实在是奇迹的片子。
《相棒》我已经追到了第五季。

灵魂人物一号:女王样的衫下右京(水谷 丰),东大毕业的高才生,因为某次意外事件被总厅流放,为了他专门成立了一个闲置部门——特命组,官阶警部。女王酷爱红茶与古典音乐,意外的在S3最后一话里透露出原来他喜欢超自然事件,只是苦于完全没有灵感。

灵魂人物二号:忠犬样的龟山(寺协康夫),老牌旅馆的小开,可惜对继承家业毫无兴趣,因为在pre中被犯人挟持犯下不可容忍的错误于是被流放至特命组。冲动热血粗鲁,可以说毫无头脑,但是他与众不同的视角往往能给右京带来新鲜的刺激。爱好大概是睡觉和喝啤酒……

其余的虾虾米米——女人

奥寺美和子:龟山的女朋友,帝都新闻常驻警视厅的记者,利用和龟山的裙带关系挖到了不少独家新闻。行动相当雷厉风行,曾经为了维护傻乎乎的男朋友狠狠踩了右京一脚,可称《相棒》系列最精彩画面之一。

宫部 环:右京的前妻,料亭花之里的老板娘,性格温柔,似乎与右京还保持着似有若无的暧昧关系。面对冲动的龟山和人情世故知识为零的右京,经常教导他们各种关于女人和人际关系的常识。

其余的虾虾米米——警视厅

米泽守:鉴识课的万能鉴证员,喜欢看落语,经常被右京的落语限量门票和录影带收买而出卖鉴识课的内部资料。从物证到尸检,米泽毫无疑问是万能人才,人脉很广,任何资料都能手到擒来并且立刻流传到特命组。= =据说因为老婆跟人跑了而有阴影。

伊丹 宪一:一见面就以“特命组的龟山”来打招呼的搜查一课成员,完全看不起龟山,对右京却有一定程度的尊敬。

三浦 信辅:老牌刑事,相当信任右京的能力,基本上充当和事佬的角色。

芹泽 庆二:龟山的后辈,经常被龟山胁迫而提供他搜查一课的资料。
以上三人也被龟山毫不客气地称之为“傻瓜三人组”。

角田 六郎:经常以和善的笑脸说着“有空吗?”来到特命组穷蘑的生活安全课课长。总能带来各种各样有趣的东西,通常是吃的,偶尔会对破案有关键性帮助,对家里的老婆时常怨声载道。

其他虾虾米米——高官

小野田公显:警视厅官房长官,与右京有着深厚的关系,深谙政治中的人际关系,人脉很广,也很懂得明哲保身,并借此提供给右京各种方便。此人比右京更加难以捉摸,实在令人猜不透他的想法,出场时多半是和右京在一起吃拉面或者寿司,顺便交流案件的情报。值得一提的是,不管特命二人组干了什么惹祸上身的时候,他总是摆着那张面瘫脸说着“算了,好歹上面有我顶着”,可以说特命组的存在此人的帮助起了决定性作用。有一个正上幼儿园的孙子。

大河内春树:公安部检察官,对于特命二人组的态度相当微妙,此人态度激烈,经常吃着随身带的柠檬VC片。在S3某次案件中首次披露了他原来是个同性恋,与自己的属下是情人关系。一向表情扭曲的他在爱人死后,也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

内村完儿、中园照生:刑事部部长&副部长,毕生愿望就是解散特命组,经常因为被他们抢先破了案子而把伊丹骂个狗血淋头。

------------------------------------------------
作为完全靠剧情和演技派硬碰硬的长寿剧集,在推理剧集中有着崇高的地位。不论是右京的学院派作风还是龟山一线刑警的野兽派作风,能够相得益彰才是最完美的。
看起来高傲的右京其实相当随和,其海纳百川的个性能够和各种各样的人成为朋友,也吸引着各种各样的人成为他的朋友,有一次竟然和一个放高利贷的帮老大交上了朋友,在得知对方身份后还给已经入狱的他送上一张绝版古典音乐唱片作为“惩罚”,对着梦寐以求的唱片却无法倾听,让我们看到右京优雅的举止下腹的一面。
而龟山在粗犷的背后也有着一颗温柔的心,面对对嫌疑犯的态度咄咄逼人的右京,他也会不忍心地制止右京的刻薄。他最好的朋友浅仓也是《相棒》系列中出场次数最多的高智商罪犯,浅仓被判死刑之后龟山屡屡从梦中惊醒,可见他有时还是相当敏感的。
《相棒》的剧情其实在本格派的主风格下融合了许多推理小说的类型,包括新本格派,长期受人喜爱的暴风雨山庄模式、密室、社会类、已知犯人寻找证据模式、灵异等等。
其中最为精彩的当属S1最后二话,由一个案件引发出的另一个案件,以及右京和小野田的往事,慢慢推导出已经无人知晓的情境,案情峰回路转。
------------------------------------------------
第七集据传是龟山的最后一季,但却不是《相棒》的最后一季,如何在换角的冲击中维持住原有的观众好感度,第八季来临的时候再看吧。
2008.11.01 无聊P图ing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