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9.01.31
很想去清迈、清远看看,却又害怕去到那里,反而打碎了原本的幻想。
我到现在还忘不了《国际刑警》里的昆青和火点。
因为查阅了太多资料,谈到泰国,谈到毒品,谈到ICPO,总是能如数家珍。其实那些东西我并不知情,我只是勾勒了一幅幻想图画。
很野蛮,很原始,空气里飘着奇异的热带水果的酸腐气味,连太阳也很潮湿。
野地里开着缤纷的罂粟花,那些毒枭们在阳光午后擦着自己的枪,数着子弹。
非常不美好,可是却真实得让我怦然心动。
我想即使到了清迈,到了金三角,我也看不到那样的画面。当我看到了那样的画面,也许下一秒我就是个死人了。作为人生中的最后一眼,这样的画面虽然足够冲击和戏剧,却绝不是我想要的。
我想尝试着站在无人的地方,荒疏的田地野草拼命地长,足够盖过我的半身,我能在那中间,感受风穿透我的身体。就像时间流逝的脉动。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漱石在本乡千驮木大约住了将近四年。由于房主从外地返回东京居住,漱石便在一九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迁居本乡西片町,《虞美人草》就是在这里写成的。
漱石离开大学,参加报社,走进专业作家行列,在当时社会上引起一场轰动。这次《虞美人草》预告一发,三越店立即出售虞美人草浴衣,玉宝堂发卖虞美人草戒指,报童也纷纷叫着“漱石的虞美人草”兜售《朝日新闻》,一时之间闹得满城风雨。在这种气氛下,漱石怀着紧张、激动的心情动手写作这走向新生活的第一部小说。因而在文笔方面、主题方面,人物方面以及布局结构方面,自然都要格外费番苦心了。
小说的故事在四个家族之间展开,即甲野和藤尾兄妹的家、他们的亲戚宗近和系子兄妹的家、小野的家、小野的恩师孤堂先生和他女儿小夜子的家。外貌美丽、心地高傲的女主人公藤尾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新型女性。父亲刚刚死去四个多月,她便与母亲合谋,千方百计要将异母哥哥甲野出家门,以便独吞全部家产。甲野看穿藤尾和继母的心意,厌恶这种勾心斗角的活动,愿将全部家产让给妹妹,自己只身出走。在恋爱方面,藤尾也只懂得为自己的爱,从未想过为别人的爱;只能戏弄男儿决不愿为男人所戏弄。于是,她抛弃了长期以来一心向往她的宗近,因为觉得宗近既不容易驾驭,又没有才干;而以浓艳的魅力迷住了既有才又无我的小野。小野则既迷恋藤尾的如花美貌,又慕她的丰厚家产,如醉似痴,六神无主,竟然辜负多年以来费尽心血栽培他的老师孤堂先生的深情厚意,无视孤堂先生女儿小夜子对他的纯贞爱慕,残酷拒绝这门相约已有五年之久的亲事,不顾一切要与藤尾结合。在这个关键时刻,宗近出于一片诚心,严肃指出小野所谓当初与小夜子没有正式婚约的借口纯属无稽之谈,并且启发小野认识到了藤尾游戏式的爱情真相,因此,小野毅然改弦更张.决心断绝与藤尾的关系,和小夜子重归于好;藤尾恼羞成怒,竟然落个绝命身亡的悲惨结局。
作品的主要思想包含在甲野最后所写的日记中。这则日记的要点如下:人们往往忘记要以理性和道义为第一义生活,而采取虚伪的生活方式蒙骗自己和别人。人们的堕落,道的沦丧,就在于此。当这种状况达到极端时,突然出现死的悲剧,使得人们开始清醒。死的悲剧之所以伟大,就在于它化生为死,在人们没有准备的时候点出被忘却的死亡来,使捉弄人的人猛然认识到自己生活之无意义。
这部小说的登场人物显然分为互相对立的两组:一组是利己主义者藤尾和她的母亲,另一组是以理性和道义为第一义的甲野、宗近和系子,小野则摇摆于二者之间。这两组人物在处理上有些理想化的因素,藤尾和她母亲的自私自利几乎没有可以辩解的余地,甲野等人的行为又仿佛令人无懈可击。这种纯粹的善与纯粹的恶的对立,不免给人以失真之感。与此同时,对于这些人物的性格,作者又缺乏具体化的,个性化的、深入细腻的描写,没有更加用力发掘他们的内心世界。漱石自己似乎也感觉到这一点。从这个意义上说,《虞美人草》虽然未必能说是成熟的作品,却可以称为漱石创作发展道路上一个有益的探索。
《虞美人草》的文体是有特色的,用漱石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俳句连缀式的”。这种文体在他的初期作品《幻影之盾》和《薤露行》中出现过。然而,那些都是短篇,要用这种文体敷衍而成三百多页的长篇巨作,实在堪称一种奇迹。文章是绚烂多彩的,发人深省的警句,巧妙贴切的比喻,生动感人的抒情俯拾即是,随处闪现出漱石的诗人才气。同时,绚烂的文章又同绚烂的内容互相映衬,诸如戏剧性的故事情节、对照鲜明的人物性格等等。值得注意的是,漱石此后的小说再也没有用过这种文体,这可能是因为他深深感到这种写作方法之难的缘故。

www.aozora.gr.jp/cards/000148/files/761_14485.html
青空文库《虞美人草》日文阅读地址,感受那种俳句连缀式的行文风格。
这是一部为推广日本近代文学而拍摄的略带悬疑与情色,如同剧中蓝紫色的画面色调一般神秘的梦幻剧作。

第一回 与谢野 晶子(1878~1924)

旧姓凤。生于大阪府堺市。堺市高等女子学校毕业。从少女时代即研读日本古典文学、当代文学和翻译作品。从河井醉茗学习短歌,1899年开始发表作品。1900年参加《明星》杂志的同人团体“东京新诗社”。1901年赴东京,同年,第一部歌集《乱发》出版。作品“以清新的声调、奔放的青春热情,赤裸裸地赞美爱情”,“达到了浪漫主义短歌的顶点”,赞美人性解放,对传统因袭道是个巨大的挑战,是日本文学思潮史上一部划时代的作品。
与谢野晶子也由此成为浪漫主义的明星派的代表诗人。对于“明星派”短歌的形成具有决定性影响。日俄战争爆发后,她发表反战诗《你不能死去!》(1904),曾被攻击为“乱臣贼子”。她的歌集《小扇》(1904)、《舞姬》(1906)以及与丈夫与谢野宽合著的《毒草》(1904)和与山川登美子、雅子合著的《恋爱如衣着》(1905)等先后出版。以后浪漫主义热情逐渐消退,倾向于贵族趣味,追求华丽的色彩。1912年同丈夫一起赴法国。以后歌作情调低徊,有《常夏》(1908)、《佐保姬》(1909)、《春泥集》(1911)、《从夏到秋》(1914)等10余册歌集和小说《摆在明处》(1916)问世。
与谢野晶子的才能是多方面的,短歌、诗、小说、戏曲、评论等都有成就,她在日本古典文学的研究上贡献甚大,是将日本王朝文学代表作《源氏物语》译成现代日语的第一人。

在诗集《乱发》中,充满着少女甘美而忧伤的恋情,是一部大胆而直率倾吐感观性的诗集。在旧的封建道横行于世、女人处于半奴隶性质的时代,能够如实地歌颂自己的青春和甘美的恋情的晶子的诗歌引起人惊叹。而且她不仅把自己的理想表现在诗歌创作上,而且还实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晶子身材高大,脸的下部稍宽,不能说她是美人,但目不转睛地凝视对方时的的大眼睛十分迷人。
1878年(明治十一年)12月7日,晶子出生在大阪府的日本点心老店铺“骏河屋”,在富裕的家庭里,除了父母、姐姐和哥哥,还有佣人。晶子从幼年开始学弹琴、跳舞、插花、茶道等,顺利读完高等女子学校,毕业后,在帮助家业之余贪婪地阅读日本古典文学,她格外喜欢而爱不释手的是《源氏物语》、《落洼物语》等平安王朝的文学。绚烂的带有忧伤请调的王朝物语世界,使她的感受力和审美意识受到浸染,给她的诗歌世界以华丽的色彩。但仅仅凭着以上的出身和古典文学的熏陶,还不会有她后来的作为新诗人的觉醒。
1900年(明治三十三年),适应于新时代潮流的以诗歌革新为目标的杂志《明星》创刊。它是以把诗歌从风花雪月的旧框子中解放出来,自由地歌颂人间的真实感情,给诗歌以新的生命为目标。该刊物由当时明星派浪漫主义的诗人们始创,成为当时崭新的罗曼蒂克诗歌的创作阵地。《明星》杂志的主编是与谢野铁干。他不仅是优秀的诗人,同时也是明星派诗歌革新运动的领袖。这年,晶子第一次见到应关西青年文学会邀请到大阪进行演讲的与谢野铁干,这是决定晶子今后命运的会面。那时晶子才23岁,那是一个8月的夏日。以此为界,晶子的诗歌创作出现了惊人的变化。在此以前,晶子的诗歌虽然能感觉到热情的一面,但那还是十分腼腆的流露。与铁干的相遇把她的诗歌和人生一起解放出来了。
她和铁干相爱了。本来她已经有了恋人,铁干也有妻子,但是晶子放弃了自己善良的恋人,铁干也舍弃了妻子,为自己的理想和情爱牺牲了一切。在封建旧道统治的时代,她的行为是无法被社会所容忍的,但她还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1901年(明治三十四年)晶子24岁,即最早的诗集发行后不久,她不顾父母的反对,离家出走,进京来到铁干的身边。铁干也深深爱上了晶子,他和妻子离婚,选择了晶子。
如果没有同铁干的相遇,可以说不会有晶子这位日本文学巨星的诞生。同时与谢野铁干是在能力和才干上超过晶子的诗人,他作为优秀的诗歌革新的领袖对于晶子在文学上取得的巨大成就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晶子从24岁发表第一部诗集《乱发》到51岁写完第二十部诗集《心灵的远景》这段时间里,除了诗集以外,还发表了和诗集近于同数量的散文集和数篇小说,同时还在自己家里开办了《源氏物语》的讲习班。她在35岁时出版了《新译源氏物语》,以后又出版了《新译荣华物语》和《新译紫式部日记》、《新译和泉式部日记》、《新译徒然草》等古典文学的现代语译本。她不仅从事文学活动,而且在创立新女性文学者的组织“青?社”时,作为赞助会员参加活动并投稿。另外她还参与《日本古典文学全集》和自己的文集、全集的编辑工作。以上成就仅属于她履历中有代表性的事情,若细看更能发现不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是丰富多彩不胜枚举。向社会奉献如此大量的诗集、著作、编著和译著,如果没有相当的体力和精力是实现不了的,但她并不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文学活动上,相反,她从和铁干结婚后的第二年开始(25岁)到42岁的17年里,共生育了12个孩子,其中一人夭折。扶养11个孩子沉重的担子压在她一人身上。生活不但不富裕反而十分贫困,她常常是为了明天的粮食写文章养家糊口。谁也想象不到理应沉湎在罗曼蒂克的诗歌世界里的晶子的现实生活是湮没在日常琐事的堆积中。
即使是在家庭充斥着电气化生活用品的现代生活中,既要扶养11个孩子,又要创作出那么多的作品,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在没有电气商品也没有快餐食品,居住环境不如现在,交通也不发达的时代,她却成功地把家务和事业的矛盾统一起来。她的文学成就固然令人瞠目,但她作为实际生活者的能量之大,之旺盛,不能不使人发出惊异的感慨,而且她所从事的还是文学这种极为优雅的工作。
1935年(昭和十年)3月6日,她心爱的丈夫铁干因病离开人间,享年63岁。
晶子在女人的生存还十分艰难的社会状况下,作为诗人、作家、妻子、母亲,如同驰骋纵横的烈马,激烈而强壮,并且以极大的耐力生存下来。1942年(昭和十七年)她65岁时永远离开了人世,时值太平洋战争刚开始。
1902年(明治三十五年)日俄战争爆发,日本的男人们被到邻国的战场。曾经保护过背叛父母、离家出走的晶子的弟弟寿三郎也应召出征。晶子怀念从军去旅顺口的弟弟,曾写了一首《你不要死》的诗发表在《明星》杂志9月号上。

诗选
乱 发

五尺秀发水中飘柔
有谁知,隐而不露少女心。

那女子二十华年,
君不见,青丝秀发美如盛春。

春思之国恋情之邦,
曈曚发亮,幽香来自梅花发油?

稚嫩皮肤含热血,
只懂说教,岂非寂寞。

留人欢悦春宵夜,
覆琴乱发复乱发。

你不要死去
——为包围旅顺口军中的弟弟而悲叹

啊,弟弟呀,我为你哭泣,
你不要死去!
你是咱家最小的弟弟,
双亲加倍地疼爱你。

双亲何曾教你紧握利刃,
为了杀人到前线去?
双亲把你养育成二十四岁,
哪里是为了你先杀别人后葬自己?

既然是这堺市的商人世家——
值得自豪的主人
你就必须传宗接代,
你不要死去!

旅顺城即便失陷,
或能保住,又有啥关系?
你当然不会晓得,
商人家规里并无这一条。

你不要死去,
天皇不会亲自参加战役。
皇恩浩荡,
岂能有这样的旨意——
让人们流血而死,
让人们死如禽兽,
还说什么
这就是荣誉。

啊,弟弟呀,
你不要在战争中死去。
去年秋季父亲逝世,
撇下母亲,余悲未息,
又痛心地送儿子应召开拔,
自己则孤苦零丁,独守四壁。
纵然是升平的圣代,
母亲的白发却日见多起。

你那年轻纤弱的新娘,
常常蜷伏在帘后哭泣。
你已然忘怀,抑或尚在思念,
新婚不满十月就凉了枕席。
要哀怜这少女的心啊,
她在世上依靠的只有你
只有你一个人呀,
你不要死去!

明 日

明日啊明日,
你是我面前,
尚未涉足的,
不可预卜的路。
无论在多么愁苦的日子,
我都为憧憬你而奋起;
无论在多么高兴的日子,
我都要仰望你而歌舞。

明日啊明日,
当我被死亡与饥饿威逼而奔走,
也曾对你产生过失望和迷惑。
当你很快成为平凡的今天,
又变作灰色的昨天而消逝,
我总是满怀悔恨而痛苦。
你真是诱人上钩的香饵!
我甚至诅咒你是如光的烟雾。

然而,我还是景仰你,
正如节日前夜的孩子,
唱着“明日啊明日”而欢逐。
在我的面前,
还有无数的明日展新图,
纵令是,你将带着泪与恨,
和爱情、名利、欢乐等等同来,
唯有你才是吸引我的天柱!

白 桦

冬枯的山麓
一棵
白桦树光亮夺目。
叶,落尽了
洁白的身躯
裸露在腊月寒风里
犹如少女。
你为谁祈祷?独自
把双手伸向天际

如今,遥远的太阳正向低低的
淡紫色的
远山沉去;
斜辉里
白桦树
洒下悲哀的殉教者的血,
从胸口
到落叶
点点滴滴。

珍 珠

每当我看见
那珍珠晶莹的丽影,
就止不住地泪水盈盈。
长年吐艳的珠华啊,
傲然于世,一身明净,

人间的珍珠——少女的心,
听任命运张罗,
无奈捧给了一个人。
于是开始了,
人生中最短暂的欢欣。

假 如

和服袖子
三尺长
又无紫色带子绑着
假如你敢
就拉开它
2009.01.19
粉丝与粉丝,各执一词的时候很可怕。
但是也很有喜感。
所以我最爱看掐架……
小女子没什么高尚的爱好,看看网上的口诛笔伐还挺有趣的。
其实谁又会被真正伤害,何苦这么计较。
闹一场散掉,打发时间嘛。
还记得N久以前,兵器集团疯狂追杀某芭比,最后引起八卦人的公愤。
芭比小姐比较无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淡定地出入于各个大贴小贴,兵器集团犹如小丑,每贴必进,留下一堆污言秽语之后继续追往下一个贴。
结果是八卦开始声讨兵器集团破坏公共环境。。。
有道是姿态不好,赢了也是输了。
结果谁赢了?兵器从此退隐于八卦,风头不再。芭比小姐继续淡定地飘来飘去。大家浪费了无数口水敲击键盘。突然加了天涯的收入。
再说到八卦人都喜闻乐见的倒版活动,如今帖子全书被封,太后被挤出天涯之后照样在煮酒当她的斑竹,还留下了名言一句——全军通报。如今各自为政,谁也看不惯谁。天涯又为GDP作了贡献。老总乐开花。
说到底,BBS才是如来佛,网友再油菜再能折腾,也只是孙悟空,你始终离不开那里。
掌中起舞,有何快哉?
掐架是生活乐趣,有益身心,锻炼逻辑,若太过认真则大可不必。如果以为自己在干什么正经大事,那更是可笑了。
还是好喜欢胡二少呀。
站在那里,渊渟岳峙的。
回忆的他的微笑,偶尔才出现,好比在淡青色的绢帛上用极细的笔写下一个娟娟的“一”字。
回忆他皱起眉头,那是常常的,好比盛满水的小碗里,风过,疏疏水面縠纹生,愁也是那么样波光粼粼的。
水一样优容的男子。
那爱情呢,只出现在一瞬间,也许只是因为那夜的番薯太香甜,也许只是因为那夜星空下她的眼睛太美丽。
端端正正的二少忽然坐立难安。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一碗水颠来倒去地摇起来,几乎泼出来。好不容易放平稳了,又有鸟语花香,又有天真烂漫来撩拨。
那个字,那句话,轻飘飘含在嘴里,说不出来,怕一说出来就凉了,只好暖在心口。
红颜未老,慧极早夭。
知道了,知道了,但年轻人哪里忍得住。
老成的二少不淡定了。
总到梅子黄时雨,相思如潮的时候。
相思如何拦?只能由他去澎湃。
冲垮堤坝圩岸,冲垮良田美舍,冲垮门前先生柳,冲垮吴盐胜雪白。
2009.01.10
所谓的温暖,就是在大雪纷飞的夜晚,因太过寒冷,于是找到一家小酒店,推开门,撩开布帘的一刹那间,那人却正好回头看你。
你问一声,怎么你也在这里?
我懦弱,有些事我永远不想尝试,我懒惰,有些路我注定走不到终点。
我不后悔,我只是对另外一种可能性感到万分好奇。
如果有些事我没有拒绝,今天的我会变成什么样?
2009.01.10
偶然突发奇想,开始苦练闽南语。
虽然同属岭南文化,但是粤语和闽南语的差别真是跟语和英语差不多说……
这些天都泡在霹雳布袋戏和歌仔戏里了,也不是没考虑过乡土剧,但是那个剧情我实在受不了= =
看了N多霹雳系列之后,还是不太理解为什么有人这么痴迷布袋戏啊,不管怎么说,面瘫木头脸我萌不起来啊,没表情的说。。。我算见识到素还真的风采了,实乃人间惨剧,竟无语凝噎……鉴于所有人都是那一号表情,我只能通过头上插的东西来判断角色……
歌仔戏就生动很多~不愧是人类演的!!
叶青很帅,白布云巾的书生,青衫磊落的侠士,皮草短袍的海盗,不管多么天雷的造型到了她身上都能化腐朽为神奇,俊逸,潇洒,漂亮~~~那真是:从脚看到头,风流往上流;从头看到脚,风流往下落。狄莺现在虽然讨人厌,但那时候眼睛大大的确实可爱,只是每部剧里都跟叶青有缘无分,都没能修成正果,惋惜。
2009.01.08
我对动画staff们的感情有点复杂。
有些监督的风格很突出,不管拍出什么来我都能一眼认出是谁的作品,所以就会觉得他们未免缺乏创意。
有些监督拍什么是什么,五花八门眼花缭乱,不看staff表绝对认不出来,如此一来又会觉得他们太没有个人风格。
哎,我怎么这么难伺候……
如果是人设和原画,因为绘画的风格确实一旦定型就很难改变。所以偶尔看到还会惊喜地好像遇到了老熟人。
可是平井久司做人设的片我是坚决要屏蔽的,受不了他的风格,我极少会看到某人的人设看到想吐的。平井久司就是那个万中无一的人才。像高达seed,苍穹之法芙娜,英雄世纪……错过的有时会觉得可惜,但接受不了的东西去勉强自己也没有意义。
音乐大师们的BGM也必不可少,比如鹤冈阳太的爵士风,川井宪次的自然风。近来开始有人称呼为大神的梶浦由纪,我还是觉得比起才能,菅野洋子甩她几条街……但是see-saw的歌似乎比她单干的时候更出色。

这是看完《GENIUS PARTY》后的发散性思维。
相当好的作品集合,推荐汤浅监督的《做梦机器》,不熟悉他的人可以先去看看《海马》,绝对惊艳。无以伦比的想象力以及摧枯拉朽的个人风格。

■「GENIUS PARTY」
监督:福岛敦子
美术监督:门野真理子(铃プロダクション)
CGI监督:成毛久美子
音楽:井上 薫

■「上海大竜」
监督·脚本:河森正治
演出:洼冈俊之
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作画监督:铃木信吾
音楽:中川俊郎·井筒昭雄

■「デスティック·フォー」
监督·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美术:木村真二
CGI监督:坂本拓马
音楽:山本精一

■「ドアチャイム」
监督·脚本·絵コンテ·キャラクター·原案:福山庸治
演出·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作画监督:田中孝弘
美术监督:嶋田昭人
CGI监督:渡辺俊介
音楽:combopiano

■「LIMIT CYCLE」
监督·脚本·絵コンテ·设定·原画:二村秀树
CGI监督·美术监督·色彩设计:平野弘树
音楽:FENNESZ

■「梦みるキカイ」
监督·脚本·絵コンテ·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作画监督:汤浅政明
美术监督:胜井和子
CGI监督:川村晃弘
音楽:竹村ノブカズ

■「BABY BLUE」
监督·脚本·絵コンテ:渡辺信一郎
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作画监督:安彦英二
美术监督:竹田悠介
CGI监督:广田裕介
音楽:菅野よう子

音楽プロデューサー:渡辺信一郎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