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3.28 品花宝鉴
这两天一直在回炉《品花宝鉴》,越看越觉得有趣,尤其是看到最后,想到前边情节,各人的身份形象,愈加觉得好笑。摘两段让我笑倒的~~
-------------------------------------------------------------
早上就开了戏,诸人一面看戏,一面欢笑,好不高兴。子玉见那些名旦之中,
就只少了琴言,触景伤情,颇有一人向隅之惨,众人也都会意。忽不见了高品,子
云命书童去找他,找到戏房后头,找着了。见高品在那里教王兰保的戏,兰保点头
而笑。高品出来,装出正经样子,连笑话也都不说一句。少顷,王兰保来请点戏,
送到子云面前,子云点了一出《乔醋》,高品点了一出《当巾》。《乔醋》唱了,
《当巾》却是兰保扮了小生,倒作得人情逼肖。春航是个聪明人,已知高品奚落他,
便说道:“这李亚仙真是个女中豪杰,前赚郑元和是遵母命,后来是感于至情。若
我作了郑元和,宁当身子上衣衫,不当这巾。你们不听得这两条网巾绳子是李亚仙
亲手打的么?”高品道:“只怕衣裳有了泥,当不得了。你不听得来兴唱道:‘相
公,你戴月来,满身露湿,我这件衣服呵白苎新裁,未沾汗迹。’”子云道:“他
是沾的露,你又怎么说他沾的泥呢?”众人皆笑。

作到来兴进去,轿夫出来打,兰保跌了一交,便改了口白,说道:“罢了!
罢了!被他一路来,跌了一身泥垢。且喜七叔赠我这件衣衫,我且去当了,也可
听得两天。阿哟!兀的不想杀小生也。”众人听了,个个骇异道:“忽然讲些什么?”

仔细一想,便大笑起来。高品只是微笑,众人心里早已明白。

又听得兰保唱那《玉抱肚》的曲子道:我只得门前窥伺,跟随他绣□香车。忍
羞惭要乞青眸顾, 应怜辱在泥涂,回肠如路,双轮一碾一嗟吁,怎笑倚。

兰保唱到此,也要笑了,子云等连声喝采,诸人乱叫起“好”来。春航满面通
红,指着高品骂道:“我只道你别过了一年,自然也改恶从善,谁道还是这副歪心
肝。”高品道:“这才骂得奇,我又讲了什么?这不是自己栽了筋斗埋怨地皮么?”
----------------------------------------------------------
诸名士在园内谈心,却说那聚星堂上,王文辉见诸
名旦一个不来,颇觉岑寂,又不好意思去叫他们。想芳在帐房里,便叫了他出来。
芳也累苦了,乐得出来歇歇,便到文辉席上来,就在文辉旁边坐了。此处是两席,
那席是刘守正、周锡爵、杨方猷,这席是王文辉、陆宗沅、张桐孙。文辉道:“这
几天我知道你也累极了,所以叫你出来歇歇,此刻也应没有什么事了。”芳道:
“也没有什么忙,借此倒可跟着张二爷学学。那张二爷实在可以,大大小小,没有
一点遗漏。”陆宗沅道:“这是张老二的专门本事。大概遇着这些事情,这帐房非
他不可。”文辉问芳道:“你将来打算怎样,也要立个主意。我若能放了外任,
你同我出去罢,我就请你管帐。”芳笑道:“管帐?我才帮了几天帐房,已经闹
得昏了,还能与你管帐呢!我倒有个主意,而且还有几个人也愿来。我想开个古董
书画铺,兼卖绸缎、纸张、花绣、香粉、花木等类,这些物件都到苏杭去置办。房
子也有现成的,度香有所空房子近着他住宅,也有个小花圃在内,看大家凑起来,
如果凑得成,倒也有趣。我们也不想发财,不过借此安了身, 几个相好聚在一处,
也省得四方离散。”文辉道:“很好,我也愿来一分,我来与你掌柜。”芳笑道
:“我请不起你,你是就要放督抚的。你如果有不要的古董搬几件出来,借光摆摆
罢。”

王文辉道:“有、有、有!如果我放了督抚,我难带的东西都与你留下。”
芳笑道:“难带的东西想是粗笨的,你不要拿些木器家伙,什么铁炉子、铁火盒,
寄放在我处,我是不领情的。”陆宗沅、张桐孙笑起来,王文辉也笑,把扇子打了
芳一下:“你薄我,这还了得。”芳也笑。文辉手弄长髯,芳道:“你那胡
子怎么倒起来了?想是遵姨太太命染的。”

文辉笑道:“这更胡说了。”便自己看看胡须道:“老了,你们这些少年人,
虽然与我们讲些顽笑话,心上是很嫌我们的。”

陆宗沅笑道:“你不要带着人说,我们的胡子不是染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162-11fb049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