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这是玉蕗滕,这是青葛……”
花满楼非常仔细地为陆小凤介绍他苦心培育的稀有香草,却看不到陆小凤脸上百无聊赖的表情。
“但是,这些东西能酿成酒么?”他问出了自己唯一感兴趣的话题。
“陆小凤!”
“什么?”
“没事。”
不淡定……花满楼轻轻地哼了一声,气息悠长如斯。

“如果我得罪了一个好朋友,该怎么办?”
陆小凤在跟朱停喝酒的时候,慢慢地,提出这个问题,假装不经意间,一片羽毛脱落,然后落到了地上。
“你得罪了谁?”
“花满楼。”
朱停怔了一下,顿时失笑,“连他也能惹毛了,陆小凤,你一定有天赋。”
“难道是我的错?”陆小凤捏着酒杯,摸着自己长得像眉毛一样的胡子。
朱停没有回答,而是用不容置疑的眼神盯住了他,那是在说,毫无疑问是你的错。
“那我是不是应该买盆花,去向他陪个不是?”他似乎是在询问意见,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陆小凤捧了一盆杜鹃花,提了两坛子酒到了百花楼,人去楼也空。花满楼在桌上钉了一张纸条,他去和一个陆小凤没见过,也从未听闻的朋友听琴。
琴有什么好听的,弹给我也是一样听……
不淡定……
他盘腿坐在花间,开始喝酒,一个人独酌,没有平时那么好喝,但酒还是香醇的,纯粹的。清如泉,清如花满楼的眼眸。见到他的眼眸,就像见到酒一样香醇,且无法自拔。
仍旧是,曲尘之华,他是看不到,陆小凤此时此刻的心境的。
他已经醉得很厉害了。

交过三更之后,花满楼才回到百花楼上,他听到了呼吸,闻到了酒气,他知道陆小凤来了,而且已经醉倒了。
他在月光下,浮现出妙不可言的微笑。就像佛祖捻花那一刻的顿悟。
他循着呼吸坐到陆小凤的身旁,摸到了一坛子没有开封的酒,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鼻中嗅到了花香,陆小凤终于传出了细细的鼾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179-40631c5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