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正下着瓢泼大雨,从屋檐顺着起伏落下的雨水形成了一挂帘子。

陆小凤在百花楼上,躺在花满楼的卧榻上,翘着二郎腿悠闲地饮茶。雨丝从廊外飘进来,打湿了发梢。只有下雨的日子,他才能静下心来做一些事。

被激雨溅起的尘土,弥漫着清香。

潮湿的日子里,焚香是很好的。

陆小凤就躺在卧榻上,看着花满楼取出青铜炉,取出银叶,取出梅花炭,取出香片。他的每一个动作都非常仔细,一丝不苟,也一尘不染。

花满楼点燃了梅花炭,手腕优雅地轻轻摇晃着,一下,又一下。熄灭了火星。那样动作,好比一只白鹤扇动着翅膀,但你不知道他是刚刚落地呢,还是正要起飞……于是陆小凤有些不安。

花满楼将梅花炭埋进香炉里,戳了一个小孔,又把银叶盖住了小孔,然后将香片置在银叶上,合上了香炉盖。
这双侍花弄草的手,就像从来不曾沾上血腥那样清白。他永远有办法将自己置于另一片天地中,那片天地里有琴有酒,有花有月,那些不属于江湖的梦境。花满楼只是摇一摇手,说适可而止吧。于是刀光剑影戛然而止。
陆小凤忍不住这样想。
细如蚕丝的烟袅袅婷婷地腾了上来,趁着水汽。

陆小凤凝视着氤氲雾霭中的花满楼,笑中泛起了涟漪,连眼与眉也像凭着风,蒸腾而去。化作了不知某年某月某时,那一刻夜空中雪白却绚烂的烟花。

繁花落去不知事,思卿何故是路人?

“难得,难得,你肯丢下酒杯。”花满楼笑了。

“有君相伴,又何尝不胜于美酒。”

花满楼笑得更厉害了,陆小凤说起这样文绉绉的话来。

“如果……你有酒香就更好了。”陆小凤欲语还休,却岔开了话头。

“这个简单。”

他从雕花红漆的柜子里取出一壶酒,滴了一滴在香片上。

酒气徐徐地蒸了出来,淡淡的,混合在叶檀香的烟里,冉冉绕绕,纠缠不休。

------------吾乃RP分割线---------------------
最近总是在下雨,没完没了的下雨,所谓“画舫听雨眠”不过是文人的YY,我只有被吵得睡不着觉。
我不求名不求利,就求一个好觉也是这么难啊。。。
最近也很迷恋点香,不过没钱做一整套的,随便点点,什么青苹果,桃子之类的水果香。古里古怪的,等我买完新本本就去买香炉啊炭啊银叶啊,还有檀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184-99b8a496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