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李卫辞官》是辫子戏里不多见的好片,编剧是前清的贝子,写出来的台词都和人是两样,既是白话又是古话,难得的是不掉书袋,句句都听得明白。
演了乾隆的于波也是荧屏上的老脸,经常偕同杨俊毅等等出没在一干烂到天崩地裂的烂片里。捆绑式销售,一个也不能少。此人的演技是不差的,无奈片子太烂,踩了一脚泥,再想风采飞扬也飞不起来了。
不知道算不算老天有眼,终于也是演了一回好戏。
乾隆演的人多了,满清十三代,为电视剧贡献了多少素材啊。这个乾隆少见,少见的是贵气。富丽之相却不入俗气,高高在上却不蛮劲霸道,到他这里,算把天子的气度演到一个极致了。
汗,我又跑题了,不过还是想赞一赞这个乾隆。
主旨是要抒发一下,我对傅恒这只小白兔的观感。看他的戏,我总是能打心里笑出来,好歹也是一个中堂,怎么就那么耿直呢,说是新贵,又不是养在象牙塔里的,也是从侍卫干起来,官场里滚过来。竟是半点世俗气也没沾染上,该怎么就怎么,惟凭心字而已。皇帝还护着他,不耍他玩儿,臣下也畏惧他,不敢不正经。碰到李卫,他算是被吃定啦,两句话没有就被绕进去了,有个坑也往里跳,被人卖了还帮着人数钱呢。
第一回交锋是海富两家被杀案。他要去探一探李卫,乾隆不傻,还嘱咐他别让李卫给绕进去,没套出人家的话,倒被人家套去了。他笑答,不会。结果呢,九城巡防一到我就知道李卫要下套了,连我都看明白了,他一个大中堂还没明白,就被人轰到前台审案当靶子去了。那一脸义愤,真个是好人。乾隆也没办法,只好一笑了之,这个傅恒啊,还是让李卫给绕进去了。
第二回是海关道,这个案子不可谓不大,李卫深知其中道理,安心要让乾隆来安置这个烫手山芋,一份不痛不痒的折子逼着乾隆出手,也不忘敲敲边鼓,对傅恒诉苦,说身子不好。傅恒居然还当真了,我想大概连李卫也要傻眼了,还真有这种人。君前一番话,乾隆是明白李卫要缩手了,说话留半句,傅恒到这时候还没觉醒呢,居然问,是要让李卫就地休养还是回京城。我在电视机前和乾隆一道傻了眼,少见啊少见,小白兔之纯良可见一斑。
海关道的事还没完,一本账簿可见李卫的机敏与清廉,懂得放手的人不多。有人说李卫没了血性,我不这么看。账簿在李卫手上与在乾隆手上,本质上是一样的。李卫看透了乾隆不能处置这两百多人,到最后也是轻描淡写地就过去了。李卫可不做这冤大头。
问题是,乾隆也不是冤大头,傅恒忠直,倒是愿意做这冤大头,可是一朝宰相,树敌太多往后就难办差了。
这是李卫与傅恒的第二回交锋,一开始小白兔还能陈述厉害,说的头头是道,被李卫一装傻,顿时没了主张,急得话都不会说了,什么“过你的手,不过你的手”“他说……”差点把乾隆也供出来了。李卫油盐不进的,小白兔最后只剩下一招耍赖,说道我是中堂,我说给你,就是给你了。转身就跑,片刻不敢多留,不然啊,又被李卫绕进去了。
海关道一案到最后还不是轻描淡写的过去了,占便宜的只有李卫。乾隆气极就许了他辞官,一回头又觉得好不甘心,谁让李小卫撞上了呢,赏了一个五品带刀侍卫牵制李卫。小白兔又不明白了,满脸写着问号,李小卫功夫稀松平常,怎么好做侍卫呢。我在屏幕前不由自主叫了声“亲娘咧,这也太傻了吧”。乾隆笑得从榻上翻起来,骂了句“你可真实在”。
“你真实在”这四个字又可气又可笑,却也着实可爱。也贯穿了整部戏里乾隆对傅恒的感想与感情。

附录:
这段台词写得很精彩,可我就是不明白,傅恒一方面看李卫看得极准,那是洞若观火,点中他的本质了。可是怎么就那么单纯地没当过官似的,于君臣博弈的手段半点儿都不明白呢?
乾隆啊,你是把这小白兔保护地太好喽,人情世故是全然不晓得。
--------------------------------------------------------------------------
傅:皇上,李卫那个儿子说封就封了?

乾:周文王当年桐叶封弟,周公入贺,谓之君无戏言。

傅:看样子,那个李小卫是一点儿武功都不会的,御前侍卫,怕不合适吧。

乾:o(∩_∩)o...,你可真实在,你以为我真指望他救驾呀。你觉得李卫这个人究竟怎么样?

傅:李卫……臣怕说出来皇上不爱听。

乾:没关系,说吧。

傅:李卫虽然不招皇上喜欢,可是,臣一直以为,人到了无求品自高,李卫这个人难得之处在于无求。不管于名于利,别人都在意的事他不在意,故而活得清爽,这是论人品,若论官品,李卫不媚上,不欺下,喜怒好恶,全凭性情。看上去行为怪异,歪七扭八,可应对与错综复杂的官场世态,反而能举重若轻,处处行之有效。眼下的朝臣中能和他堪称伯仲的,还真不多。

乾:嗯……这番话吗,倒看的出你三分慧眼,洞明烛照,知人善任,这才是宰辅的胸襟么。

傅:皇上也这么看?

乾:我认识他的时间比你长多了。

傅:这么说,封这个御前侍卫,是对李卫的恩赏。

乾:刚夸你像个宰相怎么又老实起来了。

傅:可……

乾:李卫这样的人才是不能轻易丢弃的。

傅:可皇上已经准许他辞官了。

乾:所以我才要把李卫的儿子留下来。明白了吗?

傅:臣,还是不太明白。

乾:唉……放过风筝没有?

傅:(点头)

乾:风筝不管飞多远,只要有根线攥在手里就好办,就可以随收随放。

傅:臣明白了。

乾:说说看。

傅:这就是皇上所说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乾:有长进。


待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185-f4212824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