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傅恒如果只是一只纯良的小白兔,他的存在就显得可有可无了。不过按老早前果亲王说的,那是皇上潜邸的奴才,到了哪儿人都高看一眼。傅恒是乾隆从宝亲王开始就看中的人了,在紧关节要的时候,此人可以托付,有些话,傅恒能说别人不能说。傅恒就是这么一个超然所在,在乾隆大脑充血的时候给他点滴灵光。
乾隆这个人是被宠大了的,既没有康熙静待时机的耐心,也没有雍正韬光养晦的苦心,刚登基没几天,一手攥着爷爷留下的政治资本,一手攥着老爹留下的经济资本,轻飘飘不知天高地厚,整天叫唤着“太平盛世”,这太平盛世就跟从天上掉下来砸了他脑袋似的。皇帝脾气一上来想什么做什么,一回头又后悔了。这种人当了皇帝原本是非常可怕的,幸亏他还不笨,这里就凸显出傅恒的重要性了。
他就是关键时刻,乾隆脑袋上的一盆凉水。别看他平时傻乎乎的,那是耿直的天性使然。也正是这一片禀性,该说话的时候他一句也不会少说。遇事当机立断,瞻前顾后,权衡利弊,无怪乎是个协理阴阳的当朝宰辅,这份沉稳冷静就是中堂当有的胸襟了。科考舞弊一案,考题漏了,乾隆气得要宰人,傅恒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他能不能撇清关系,而是举子考生社稷动摇。换了别人,谁还能做到这样置个人安危于外,事事全在大局着眼。
为了江南那几个歌妓的事,他被乾隆骂了,那是他谏言,回来又被太后骂被姐姐骂,最后还被李卫当堂狠骂了一通,那是误会。他楞是没有把李小卫供出来,想着我也有错,硬生生没辩解,只有听人骂。李卫绑子负荆请罪,他还是十分厚道。多好的一个实诚孩子,他当官太难为他了,他不当官又太可惜了,他夹在方方面面之间,身影厚重,不能私下里看,不然换个人非压死不可。
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盈若冲,苦难佛一样的心境,才扛得住这些重量。
他永远是公事公办,面对下属不卑不亢,面对皇帝一片痴心(汗)。所以说他没有私仇,人人都是这么说,人人都相信。脑子多转几个心眼,也会觉得自己有失厚道。
难怪乾隆说他是烂好人。每每乾隆大怒要处置人的时候,他总能求句情,不管那个人和他是什么关系,有仇还是有亲,他总是本着一片慈悲心拦一拦,劝一劝,如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的塔都从京城一路修到江南去了。

待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186-7225d1bc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