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烈日炎炎,裹者嗆人汽油味的空氣從玻璃窗外徐徐飄入,我四仰八叉地躺在地板上,攤開四肢,耳朵耷拉著貼在地面。主人LILY一邊寫著暑期的社會報告,一邊用空閑的手撫摩著我腹部柔軟的毛。主人的手很熱,我想逃開,卻完全不想動。我是一只迷你兔,名字叫作仙太郎。有一個可愛又古怪的主人LILY。幾天前,家裏的空調先生罷工,LILY很嚴肅的對我說:“小仙,我們要和大自然作鬥爭哦。”鬥爭?我不大明白這個詞的意思,不過我現在完全了解,鬥爭是個很痛苦的字眼。而且很熱。我的討厭詞典裏又多了一條。
門鈴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因為LILY罵了一句“狗屎”才去開門。緊跟著一陣瘋狂的腳步聲,一個影又準又狠地撲了上來。
“喵喵!”
“嘿嘿,我來找你玩啦,小仙。”
喵喵是一只很小很小的小貓,樣子雖然可愛,但是個性又沖動又暴力。LILY說得很對,肉食動物看外表是靠不住的。很多肉食動物都很可愛。就像現在舉著紗折扇搖進來的SAI。她是主人的死黨,就像一顆水蜜桃。可是她的個性啊……難怪人家總是說,物似主人形。
“你這裏也未免太適合蒸桑拿了吧。”SAI說。
“修空調要等一個星期,我也很想死的。”主人非常喜歡說死這個字,她說這是天底下最最舒服的事了。不過我只要有胡蘿蔔就很舒服了,死,還沒體驗過。
“真是可憐啊……”SAI很優雅地用扇子遮過半邊臉,壞壞地笑著。
“你可以滾了。”主人生氣地瞇起眼睛。
“我有好處便宜你嘛。”SAI收起扇子,甜甜地說,“我想找你陪我去鄉下奶奶家。”
“鄉下奶奶家?你這是便宜我嗎?”主人懷疑地說。
“至少……”SAI用手扇了幾下,“那裏很涼快。”
我簡直可以看到主人的腦袋裏突然有冰塊狀的“涼快”兩個字開始自由馳騁,在裏面快速盤旋最後落到小腦的部分。所以主人連思考都來不及就猛拍桌子吼道:“我去!!!”
於是,第二天一早,我和主人已經站在鄉下燥熱的土地上,小草極有精神地在酷暑中展開油油的一片,巨大無比的梧桐樹上住滿了知了。聽到滿樹嘈雜的叫聲,主人煩躁地說:“就算是短暫的生命,也可以安安靜靜地度過嘛。”她拎起手機看了一遍時間,確定手機沒停擺,於是開始詛咒SAI的手手腳腳是不是廢了。
又過了五分鐘,“想死啊你,我提醒你要早點出門了。”主人用超級不友善的態度打著招呼,她們每次出門,她總是這樣打招呼的,因為SAI總是遲到。
“抱歉,抱歉,臨出門又擦了遍防曬液。”
“你已經白得跟鬼一樣了,還要擦什麽防曬液啊。”
“不擦會長雀斑的啦。”SAI陪著笑臉,接過主人手上的旅行包,“我們走吧。”
即使是這樣的酷暑,鄉下的空氣也仍然很清新,我牢牢扒住主人的肩頭,四下張望,田路的兩邊是大片大片的紫雲英和不知道名字的藍白小花,看起來很涼快的樣子。空氣裏有牛糞的味道,和我的糞便大不相同,這個可要臭多啦。
“啊,我喜歡牛,我喜歡牛糞味。”主人用夢一般的聲音陶醉著。主人啊。
“你果然很變態……”SAI誇張地抖了一下。
田路很長,一直延伸到天邊,在天邊有座很小的平房,被高大的枇杷樹遮蓋著。
“你不要告訴我盡頭那個是你奶奶家。”主人說。
“不是,”SAI搖了搖頭,主人舒了口氣,SAI又接著說,“我奶奶家在那後面。”
到達SAI奶奶家的時候,主人已經接近崩潰了,證據就是她開始用僵屍一樣的方式走路,我可以輕松地趴在她背上。
SAI的奶奶正在院子裏專註地剝毛豆。她看上去……好像不怎麽慈祥嘛。長得好兇的樣子。

“厄……”主人發出一聲呻吟。她痛苦地看著SAI,然後神秘地把她叫到一邊。

“你奶奶,長得也太像我中學時那個惡魔一樣的班主任了吧。她不會姓洪吧。”

“放心放心,她姓白的。”SAI安慰地拍拍主人的肩,露出一個自以為很能安慰人的笑容。

“你笑得太可怕了。好吧,你最好照顧好你奶奶,我怕我會不小心把她謀殺了。”

姓白而不姓洪的老奶奶看到SAI進來,熱情地放下手裏的毛豆,迎了上來。主人本能地往後退了一步。拍了拍胸口,喘了一大口氣。有一瞬間,我看到SAI用憐憫的眼光看著主人。

“奶奶,我同學LILY,我把她接來了。”

“好啊,快進去吧,熱壞了吧。後院井裏有西瓜,拿給你同學吃啊。”

“我知道。”

“我明天一早就走,寧可熱死,也比嚇死強,我的心臟啊。”主人用只有我才能聽到的聲音喃喃自語。我可以感覺到她劇烈的心跳。

後院種滿了可能是花的植物,因為它開放的東西很古怪。對不起啦,花。那朵花動了起來,伸出一條毛茸茸的東西,毛,毛毛蟲嗎?我討厭毛毛蟲,正想躲開,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喵~~”原來是喵喵啊,我把她給忘記了。她沒有撲過來真是太好了……我在心裏暗自慶幸。

“小仙~~~~~~”喵喵“咚”一下把我給撲倒了。

“喵喵啊,你可不可以溫柔一點。”我知道答案是否定的,而且她肯定覺得自己非常溫柔。

“我很溫柔啊。你太吹毛求疵了,你這只處女座兔子。”喵喵齜著牙大叫。

實際上我是4月出生的……她自己倒是不折不扣的處女座呢。我只能解釋為物似主人形了。

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麽事值得我一只兔子去後悔的話,那就是輕信喵喵這件事了。我早就該知道,我早就該知道的。

吃過晚飯之後,喵喵神秘兮兮地對我說,鄉下有非常非常多有趣的地方,哪裏的小水溝有魚啦,哪裏長著奇怪的豆苗啦,哪裏的田裏有蛤蟆啦,種種此類玩樂的地方。最後,她一爪子定音:“我們晚上去夜遊吧。”

“夜遊?你認識路嗎?”喵喵這種個性的貓實在很難讓人產生她會認路的感覺。

“你不相信我?!”喵喵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這裏我來過幾百次啦。”

“哦哦,那好啊,去夜遊吧。”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麽簡單地做出了可能會使我後悔一生的決定。

於是乎到了夜幕落下之後,我和喵喵悄悄溜出了院子,在坑坑窪窪的田路上一陣狂奔,確信主人沒追出來之後才停下來喘了口氣。

“我們接下來往哪裏去?”我問喵喵。

“……”

一陣讓人不安的沈默,風悠閑地吹過,幾顆小草彎腰致意。月亮高掛,星星黯淡,飛蟲繞著路燈打轉,空氣裏充滿讓人滿足的飯菜香氣和稻草香。

我和喵喵對看著……

“我真是個白癡啊!”我恨恨地用爪子扒了扒地。

“這怎麽能怪我呢??我是只貓耶,又不是馬!”喵喵大叫,聲音比我還大。

“你也配做貓!你這只單細胞草履蟲。”我把聲音蓋過她。

“你~~~~喵喵拳~~!”她的爪子狠狠拍了過來,我卒不及防,一下被掀倒在地。

“仙太郎踢~!”我用腿一使勁,喵喵也被我踹翻在地。

下一秒鐘,我們兩個就在夜色中扭打開來。邊掐邊扯,絨毛亂飛。旁邊圍著一群看熱鬧的蟲子和青蛙。我隱約聽到有只螞蟻對它的同伴說:“打呀,打呀,打死了拖回去。”還有蟲已經開始呼朋喚友,準備舉行一次饕餮之宴。

這場架一直持續到喵喵實在受不了周圍的七嘴八舌,她爆發似的往前一沖,齜牙瞪眼地喊道:“滾開,滾開,沒見過打架啊。我吃了你們。”

肉食動物還是有些威懾力的,蟲子們紛紛拍拍翅膀,撒開小腿作鳥獸散。

四周除了我和喵喵的喘息聲終於又靜了下來。

“和好吧。”我說。

“和好吧。”喵喵贊同地點頭。

“接下來怎麽辦,你至少記得回去的路吧。”我試探性地問。

“……”

又是一陣可怕的沈默。

“你是不是有毛病啊。完全不認路還出來夜遊?”

“鄉下路很難走耶。你怎麽能怪我。你怎麽可以完全相信我啊,小仙是笨蛋。”

我心痛地伏下了頭,相信喵喵的我的確是個笨蛋。我還以為她至少有點長處。看來完全沒有。我們還能回家嗎?如果找不到路,我們就會變成流浪兔和流浪貓,也許會被壞人抓去吃掉,然後把我們的皮扒下來做成手套什麽的,頭粘在墻上做裝飾,555,我只是一只迷你兔,我的肉很少,皮毛不暖和,頭也根本不威風。我會找到新主人嗎?可是不管他對我有多好,也肯定不會有LILY那麽好……我開始陷入了悲哀的幻想……

當我正在自憐自抑的時候,喵喵陷入了另一種狂躁的幻想。因為她開始亂踩小草,瘋狂地在地上挖洞。

糟糕的事情永遠不會結束,不知何時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在夜中,只看到一雙精光畢露的眼睛,像兩只小燈籠,定定地浮在半空中,發出詭異的光。

“出現了~~~!”我和喵喵呆了幾秒之後,同時爆發出一聲驚恐的大叫。

那雙眼睛閃了閃,似乎也被我們嚇了一跳。

“有那麼可怕嗎?”一個粗啞的聲音問。他的身影在暗中漸漸清晰。月光照出它的輪廓,是一隻全身漆的大狗,它有一對精悍的耳朵,直直地豎立著,又瘦又長的腿,比我和喵喵疊起來還要高。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2-505ae54f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