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心声泪影女人香,燕归何处立斜阳。风宵夜渡寒江雪,痴人正是十三郎。

这首诗由南海十三郎几本名剧集合而成,亦是他一生的写照。

海十三郎(1909年—1984年),原名江誉镠,自称江誉球,别字江枫,广东南海县人,是三十年代著名的青年编剧家。他是父亲太史江孔殷的十三子,故艺名「南海十三郎」。 粤剧泰斗薛觉先的徒弟、电影皇后梅绮的叔父。杜国威的舞台剧《南海十三郎》则指南海十三郎乃唐涤生之启蒙老师,但未有史料证实。

天才为什么孤独?
其实他们有很多机会可以对人说明白,但是他们选择了沉默。他们见到了千百年后的时间洪流,却无法见证自己。他们用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独独不愿意大声坦白:我是怎样的人,为什么我要这么做。我知道孰是孰非,但我忠于天道。
什么是最可悲的,最可悲的是他并非天性如此,他在复杂与简单中选择了简单,简单地遵从自己。这简单却变成了一条不归路。
他曾经意气风发,恣意汪洋,他说,做戏也是做人。他写的戏导人向善,写的是人间真情,叹的是世人无情。
可是终归到底,他懂得这人间,却不愿这样去做。
康庄大道好走,但崎岖的小路也许更有意义。
他疯了,固然是伤病的缘故,也是因为不愿再做个清醒的“正常人”。当所有人都拒绝清醒的时候,那太痛苦。他宁愿比所有人更疯狂。
虽然他从来没有承认过唐涤生是他的徒弟,但在唐涤生猝死的那一晚,他疯狂地在人群里喊,那是我徒弟,让我去看他。
那时没人再理会他,他只是个疯癫的乞丐。
一无所有,就不会失去。
即使经历过辉煌,战火,失恋,病痛,乞讨,他也始终没有后悔。他本可以拥有的生活,从来就不是他想要的。
因为……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
到最后听闻父亲的死讯,他潸然泪下,却笑指苍天。
“还是你行,始终玩不过你。”
这就是命运。
当这个世界越变越糟,我们是该腐朽地活着,还是活着腐朽……

——南海十三郎自喻“雪山白凤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207-ba6f668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