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能全心全意爱上一个人的几率,比天上下鲸鱼还要小。所以要好好珍惜。
里昂警察的触角还没有达到的地方,位于迷宫深处的石头小楼房,里面是碎片和弹痕交织的一片狼藉。火点从床下把积了一层灰的notebook拖了出来。启动,电脑还可以正常运行。桌上的盘子里,还摆着面包。火点拿了些面包屑放进嘴里,奶酪的霉菌味变重了,但是味道还不差。
他看了看墙上的弹孔,视线连接上窗台外,对面的楼顶,阳光有些刺眼。火点揉了揉眼睛,眼前的暗让他有些晕。他拿起电脑和剩下的子弹,塞进面包袋里。
他又重新进入到旧城区的迷宫里,看两边墙上的玻璃窗和花布窗帘,跟偶尔经过的居民点头致意。阳光把空气凝成五颜六色的果冻状,一块块飘浮在半空中。在这里,任何焦灼的情绪都会突然沉静下来,时间仿佛老电影一样流逝着。走着走着,突然发觉身后有人如影随形。
跟踪么。
跟踪者非常谨慎,可惜阳光出卖了他。火点的嘴边露出一点笑意。随即担心起来,这里的道路错综复杂,他并不熟悉,要如何摆脱才好呢。
在巷子里左转又转得彷徨了一阵,他开始快步行走,身后的脚步声也急促起来。他转过一个拱门,墙角的一串玻璃瓶被风吹得叮当乱响。火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预料之外的人。
“阿骥。”他叫了一声,确定这个到底是真的还是幻影。
展骥察觉到火点的紧张,粗暴的抓起他推入拱门后另一边的巷子。
索恩河边大个子警察追了出来,一脸错愕地看着展骥。
“hi。”展骥笑着打了个招呼。
“你刚才,看到有人经过吗?亚洲人。”大个子警察问道,但是却显出并不相信答案的表情。
展骥很爽快:“看到了。”
“他往哪儿去了?”
“机密。”
“什么?”大个子警察本能地理解为是这个亚洲人法语太差。
展骥笑着摸出ICPO的证件,说:“你追的人,是我的同事,我们有任务,是机密。”
大个子警察仔细端详了展骥的证件,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语道:“这样或许解释得通。”又问,“在河上的枪击事件,是任务的内容,还是出了意外?”
展骥的笑脸扭曲了一下,火点啊火点,枪击事件……
“是机密。”
“好吧。”他不再追问,“既然如此的话。”把证件塞回展骥手里。一边往回走一边用耳机道:“行动结束。重复一边,行动结束。”
火点当不再听到他的脚步声才走了出来,对着展骥道:“幸好有你。”
展骥道:“这个谎圆不了多久,他一上报就露了。”
忽然他扔下背包,大步奔了过来,奔到火点面前,重重一拳,打得火点跌到了墙边。
火点捂着吃痛的脸颊,咧开嘴笑了出来。
“白痴啊你,笑什么笑!”展骥怒吼道,“你知不知道,我……我们有多担心!”
“抱歉,事出突然。”火点还是笑着站起来,手搭上展骥的肩。
“真的很突然,突然地你可以身为警察弃保潜逃。”
“行了。”火点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僵硬,“我知道的。你怎么来了里昂?”
展骥抓了抓头,有点尴尬:“我也是碰碰运气。”
“运气不错啊。”
“是不错。迷路了也可以遇到你。”
展骥的神情忽然凝重起来,他迟疑地问:“你,你是不是和昆青在一起?”
短暂的沉默。
“行了,我知道了。”展骥没等火点的答案,说道,“要我劝你,我也想省口气,我知道你肯定不听。但是我还是要说。”
火点对着他呵呵一笑。看到展骥,好像自己又回到了香港,有同事,有工作,什么也需要担心。
“跟我回去吧。”展骥说,“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什么人。你还记不记得你应该要怎么做,为什么遇到昆青,你把什么都忘了。”
“我做了多少年的警察了,怎么会忘呢。可是,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我不可能坐在家里,等着别人去查,然后把结果告诉我。你明不明白?”他大声说着,像在发泄积压的情绪。
猛地,展骥将火点的头一把压在了自己肩上,声音有少许哽咽。“我明白,多少年兄弟,我怎么会不明白你。我是心疼你啊。你这个白痴,我心疼你啊。”
火点茫然了,展骥从来就很唠叨,但他总是嬉皮笑脸的,从来没有表现出这样感性的一面。兄弟这两个字,忽然变得很沉重。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说:“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嗯。”展骥尴尬地推开了他。捡起扔在地上的背包。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对两个人来说都分外难熬。就像在看那些沉闷得要死的艺术电影,还要假装乐在其中。人类做得最棒的一件事,似乎就是互相折磨,以及自我折磨。
“我说……”
“我说……”
两个人的声音毫无预期地一起响起。难堪的空气。
“你先说。”展骥道。
“我是想问,你怎么到了这里。你还没回答我。”
“大飞嘛。偷听那个女人讲电话,好像说,你在这里。我就向头儿要了个闲差,来这里找找你,顺便公干。”
顺便公干……火点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展骥拍了记火点的后脑勺。刚才的尴尬忽然间烟消云散。
这就是所谓的兄弟吧,比任何感情都更深的羁绊,人类所需要的安全感。在幽深丛林中,看不见北极星的夜晚,有个人,你不必为他担心,他不必为你担心,即使看不到,也会知道他一直在某个地方等待,什么也不用担心。
“CTU的case,你们查到了什么?”火点问。
展骥露出一个得意的神秘笑容,从背包里摸出一张小光盘:“哼哼哼,我早想到了。资料都在里面。”
火点接过光盘,笑道:“学会未雨绸缪了你,还是拜了黄大仙?”
“黄大仙有我这么灵么?他就是灵也拿不到DATA啊。”看了看表,说,“我得到总部去了。就在这儿分道扬镳吧。我怎么找你?”
“上帝会知道我在哪里。”说完转身离开。留下一头雾水的展骥,思考着上帝的神力。

火点回到教堂,沿途的警察大多已经撤走。进入石头砌的教堂,空气突然轻了下来,好像进入了不同的空间似的。不是礼拜日,教堂人里没有人,神父跪在圣母玛利亚像前闭眼祈祷。火点轻轻经过他的身旁,神父突然道:“你们什么时候离开?”
“很快,我保证。”
“上帝愿意庇护罪人,但是你们会给教区的人们带来危险,希望你明白,抱歉。”神父的语气改变了以往的冷淡,充满了歉意。
“我明白。如果是我,也会这么做的。”火点突然对这位神父生出了好感。
回到住处,昆青正坐在床上,检查两把星的状况。看到火点进来,笑道:“发生了什么事?你心情好像不错。”
“我遇到阿骥了,他给了我一些资料。”说着疑惑地摸了摸脸,自己有表现出高兴的样子么。
“哦,上次,跟着军队,满雨林找你的那个。”昆青了然道。
“就是那个。”把东西一样样从纸袋里拿出来。火点迫不及待地把光盘插进了电脑。
“我能不能问问你是怎么遇到他的?”昆青装作不经意地开口。
“他来总部公干。有几个警察看来盯上我了。我们偶然遇到,他帮了我一个忙。”
屏幕上排开了几页密密麻麻的小字。忽然,昆青挨了上来,把头靠在火点的耳边。
“干嘛你。”肩上的重量让火点吃了一惊,不小心,心漏跳一拍。
“我有点危机感。”昆青对着火点耳朵细语道。
“别告诉我你这是吃醋,我会把下巴笑掉的。”强迫自己专心地看着屏幕上的小字,却发现一个字也没看懂。
“我是在说……那个盯上你的警察。”昆青忍着笑意道。
火点脸一热,在心里无语问苍天。昆青总是有办法戏弄得他一愣一愣的。
“资料有用么?”昆青问。坐到了火点对面,越过电脑屏幕,可以看到他微微发红的耳垂。
“不知道。不过,这真是一桩……”火点在心里寻找适合的形容词,“古怪的案子。”

展骥通过了重重安检,在无数可见与不可见的摄像头的注视下进入了这幢玻璃大厦。他还以为自己进错了哪家时装公司呢。里面的职员个个衣着鲜亮时髦,语笑晏晏。门厅一棵直耸入天的巨大植物上挂着奇妙的装饰品。
“程展骥先生么?”一个金发姑娘面带微笑站在他面前。
“我是。”
“主任在等你,我带你上去。”
从电梯口出来,展骥终于感受到一丝预想中的肃穆气氛。金发把他引进了一间办公室,一个人女子正等着他。她看起来30岁的年纪,有一张清秀美丽的棕色脸庞,眼睛很大,一头打着小卷的色长发,神采奕奕。
她伸出手来,指甲修得短而整齐。“Omilia.Jones。犯罪资讯中心主任,我正等着你呢。”她的声音低沉而性感。
“程展骥,香港支局SIP。”
她微笑道:“rainy说了不少事情给我听。”
“恐怕没什么好事吧。”展骥冷笑道。
“也不竟然。”她露齿而笑,一排整齐的牙齿配上她的肌肤,白得近乎目。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21-e4f0ff9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