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这是徐克唯一一部可以称之为贺岁片的电影。
影片简单有趣却不肤浅,其对故事的掌控能力秉承了一贯的徐克风。幽默中夹杂着惆怅,对人生,对世界,喜笑怒骂中娓娓道来。他绝不会告诉你应该怎样生活,但你总能学会怎样寻找适合自己的生活。
在这部青春洋溢的片子里,龙昆保是个奇怪的存在。
龙昆保,他的人和他的名字一样,是正派且保守的。当他从第19届第一名厨决赛的现场,狂奔到医院,他并不为自己的第一而高兴,却为窥视到廖杰离去的影子而伤感。
他并不渴望胜利,也从未想过要追逐谁的脚步。他一直按着自己的步调慢慢前进,有时因他步履太过悠闲,甚至让人怀疑他在停滞不前。
但停下也不容易,加快也不容易。别人的世界似乎与他无关,所以我们能见到一个永远乐观而充满自信的龙昆保,脸上带着不会凋谢的微笑。淡定地面对一切可怕的,似乎不可战胜的,又似乎绝望而残酷的现实。
龙昆保更像江湖中的高人逸士,有人说他充满了侠气。
但这不是侠气,他因温柔而变得亲切,他因温柔而值得依靠。
奇怪的是,他明明就像个旁观者,看着廖杰离去,看着赵港生心心念念的山口百惠,看着黄荣,看这欧兆丰。他明明与此无关,但他笑呵呵地加入了战圈。
永远都是那套宽松的棉布唐装,温暖清的眼睛和温暖清的笑,旁若无人的走路方式,半生不熟的广东话。
他才刚刚出场,却好像无所不知,轻易地说出了黄荣的来历,轻易地说出了廖杰的所在。
在与世无争的背后,他那双眼睛,无时无刻不在四处观望。
保持警!
他实在太像江湖人,不像个厨子。
在廖杰回到香港之后,他推出了自己保存已久的刀具,他在医院捡到,悉心保存的廖杰的刀具。它们被擦得一尘不染。
然后龙昆保笑盈盈地说:“我们等待了多年的——灌汤黄鱼。”
是啊,我们,还是他?他等待了多年的灌汤黄鱼。
从好多年前的那场比赛,他就一直在等待。也许这是他心里莫可名状的寂寞,没有原因的孤单。
通常版《满汉全席》中删去了一段龙昆保与黄荣的打戏,当然这与故事情节来说并无关系,但是却会让龙昆保大大失色。
也许是不忍浪费了赵文卓的好身手,这段打戏虽然不免突兀但设计得很精彩,流畅是徐克电影的风格,那段打戏亦如行云流水,失去了飘逸的戏服,龙昆保的身手依然飘逸。我只能说,当年22岁的赵文卓变成了今天这样,最遗憾的是观众。
太长久的铺垫几乎让人忘了龙昆保是个厨子。
影片最后还是让他露了一手。用豆腐做猴脑。他和廖杰分工合作,其实这一幕早在影片最开始已有伏笔。获胜的人参蒸饭与豆腐雕刻分别说明了两人的强项——调味和刀工。
影片的结尾花团锦簇热闹非凡。一切芸芸众生在人间都像蚂蚁一样细小,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自得其乐。
直到音乐响起,我仍旧一直在人群中寻找已经看不清样子的龙昆保。

那时的赵文卓还不如现在这样腻味,气质相当柔和却不软弱,他把阳刚孔武的那一面隐藏在微妙的笑意中,不凌厉也不刚烈。
离开灶台的时候,他永远是柔和的,即使教训人也斯文亲切。像最青翠坚韧的竹子,姿态优雅地迎风摇摆。
或许当年的赵文卓就是如此,才会被梅艳芳爱上,并且说出了,她一生最想做“赵太太”这样的话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218-de4aa906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