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下章努力寫好H,破3萬~~~也~~~~撒花
==============================
十一
外面下着暴雨,被乌云锁遮蔽的天空,映衬出周围不自然地明亮,好像玩具箱里的小小世界。雨水带着令人窒息的气味,也扬起了泥土和青草的芳香。
在雨中,昆青和火点离开了教堂。昆青说,大雨天,没有人会四处张望。虽然遮了伞,仍然浑身湿透的火点,已经无力思考这些。昆青搂着火点的腰,不着痕迹地把伞移向火点。
“其实你为什么不买两把伞?”火点问。法国南部的天气,果然非常莫测,他有种回到长州的河岸边,几乎要淹死的错觉。
“店里没货了。”
“信你我就是白痴。”火点嗤之以鼻。
“好吧,”昆青叹口气,“其实是因为,我很珍惜现在这样并肩。”
火点刚觉得耳热,昆青又道:“这样说,你是不是比较高兴?”露出促黠的笑容。
火点看着昆青,眯缝起双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很有趣。”别过脸不再理他。
昆青喜欢看火点生气的表情,让他回到当初你追我逃的场景,回忆起雨林中的短短数日,没有心机,也不用考虑后果。不用考虑后果,会比较开心。他很珍惜现在,和火点并肩走在雨中,也希望雨永远不要停,路没有尽头……
搂住火点的手,紧了紧,让两个人的距离亲密无间,一把伞,刚好足够。

坐过电车,也过了罗纳河,这里,开始有些像巴黎,新潮的建筑,不复见哥特风的尖顶。昆青在新城区也有自己的住处,与ICPO总部,隔着罗纳河遥遥相望。
火点在窗边,透过窗帘的缝隙向外望,可以看到ICPO总部顶上竖起的天线,他皱了皱眉头,太不谨慎了。
昆青走过来,豪气地一把拉开窗帘,房间瞬间亮了很多。他看着火点笑道:“放心,他们不监视自家大楼以外的东西。”
“小心一点是不会错的。”火点更大力地把窗帘拉上。
昆青只是一笑,摊手表示无所谓。转身进卧室,拿出两套干净的衣服,回到客厅,明亮地有些刺眼,灯火通明,窗帘大开。火点坐在沙发上,翻杂志。
昆青呵呵一笑,火点嘟囔了一声:“这样看书对眼睛好。”
“神枪手的眼睛,确实应该好好保护。不过先冲个澡吧,会感冒的。”
火点抬头,看到昆青活像从水里捞出来的,比自己更湿上几倍,知道他把伞都遮了自己,心里有暖意和甜意一丝丝扯出来,但是语气里倔强地不露出分毫:“看你的行,还是你先吧。”
“或者一起。”昆青笑呵呵地提议。
“怕你浴室不够大。”火点冷哼一声,居然敢得寸进尺了。
“绝对够大,要不要去看看?”一脸暧昧的笑容。
火点操起手中的杂志砸了过去,被侧身躲开。昆青不再和他玩笑,捡起杂志放回火点手中,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火点这才敢感受自己的心跳加剧,一起洗澡的画面涌入他的脑海,他把脸埋进双手,好遮掩脸上难堪的情色。在火点二十多年平淡如水的感情生活中,第一次感受到,欲望来袭。

一早,Omilia一个电话把展骥从下榻的民宿call到了她的办公室。
她坐在办公桌前,双手交握在桌面上。看到展骥潮湿黏糊地走到她面前,笑了笑,说:“里昂警局问到ICPO的联系处,联系处问到秘书处,秘书处问到我这里,问我们,最近有没有秘密行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展骥的心咯噔了一下,他原本想好了几百种解释,不过瞬间,全部飞出天外。
“别紧张。”她示意展骥坐下。
“我可以解释。”展骥明显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的精明,对她打马虎眼,似乎也不是明智之举。不过,说出事实,不代表要说出全部。
“我答复他们了,我们没有行动。而警方的行动,ICPO会全面配合。”她敛住了笑容,表情变得寒冷。
“不是,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展骥突然间感到慌乱起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说了,别紧张。”她摆摆手,像要安抚他的情绪,“我再说明白些吧,杨火点是无关紧要的,我们想要的,只是昆青一个人。”
“什么意思?”
“目前没有证据显示杨火点跟贩毒网络有什么关系,只要一找到昆青,他可以回香港,解决好他的谋杀案。这是你们香港警察内部的问题,总部不管这些事。”她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却让展骥感到一阵寒意。

成年男子,当然会有某种程度的正常需求,虽然火点一直被大飞展骥他们笑话没有需求,但是,只是频率少一点罢了。面对某个特定人物的需求,他还真的没处理过。
火点把脸蒙在双手中,忍耐。他知道自己浑身都在发热。从双颊,到耳垂,从脖子,到腰肢,每个部分,他想把灵魂抽离身体,忘却焦燥的情绪,却发现,灵与肉,根本是不可分割的。火点的指甲紧紧扣进了头发,他看到一大片红红白白的罂粟花,轻柔艳丽的花瓣在风中晃动,整齐的晃动,拉扯出一条条目的光带,在空气中飘移不定,花丛中,他看到昆青……明明戴着漆的墨镜,自己却可以清晰地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可恨的,但是可爱的……
忽然,一双手,掰开了他的手指,他抬头,看到昆青,没有墨镜,腰上裹着毛巾,他忽然想到,这样打扮的昆青站在泰北的罂粟田里,忍不住笑了出来。
昆青不是傻瓜,火点发烫的指尖,眼中迷蒙的欲望,一个大男人,此刻却分外惹人怜惜。就算他昆青只有豌豆那么大的脑容量,也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火点……”他的声音也喑哑了。
“别叫我。”火点烦躁地说。
“火点……”
“火点……”
“火点……”
即使什么也不做,就这么叫着他的名字,永远叫下去……
“我说别叫我……”话音淹没在昆青的口中,扑通,两人同时翻倒在沙发上。两双脚纠缠得像一条深海鱼的尾巴,上下左右摆动。
昆青从来不是个身体比大脑先行动的人,直到刚才那一刻,结束。
电脑卡壳,硬盘烧坏,屏幕支离破碎,罂粟花变成火,火焰一直烧到天边,太阳沉入海底,冒出一串水泡,美人鱼的尸体浮上来,在海面漂摇……
可恨的,可爱的……
重要的事,不重要的事……
雨水将嘴边的呢喃冲刷,流向罗纳河的尽头,索恩河的交汇处,很久很久以前,传说的交汇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23-800aa13c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