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11.19 怀香
那年元稹36岁,是他病得最厉害的一年。那种厉害,并非排山倒海的淋漓畅快,而是像把矬子,把他全身的骨头都锉了一遍。他早上已经觉得眼皮乱跳,于是闭目凝思,把秋风数了个遍。

到了晚上,有个使唤的从人由外边回来,带来一个消息。

京城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宰相武元衡被刺身亡,裴度也受了重伤。

元稹想起当年裴度剿匪归来的时候,韩愈大人奉命为他刻了一块碑以表彰功绩,后来那碑又被皇帝下令拽倒了,不晓得为了什么。朝廷的事有时候风云诡谲。

白乐天后来与他讲,那里不是读书人待的地方。

他们两个在一个屋子里关了三天三夜,三天三夜地谈诗论文。有些事却是避不得的。终究还有血性,终究还在仕途宦海中浮沉。

听说韩愈大人也被谪很久了,还听说那里是瘴疠之地,到死也不得回归故乡。

元稹就为此有些悲哀,真像杜甫写的,官高何足论,不得收骨肉。

从人继续讲他听来的见闻。

宰相死后,朝廷里党派分立,谁也做不得主,争权夺利还来不及,就顾不得追查凶手了。白居易大人看不过眼去,便上疏力主严缉凶手,以肃法纪。可是那些大官们反说他是东宫官,议论朝政是僭越。于是被贬谪为刺史。王涯又讲他母亲是看花时掉到井里死的,他写赏花的诗和关于井的诗,有伤孝道,这样的人不配治郡,终于还是被贬为江州司马了。

元稹长长久久地吟哦着,他很久以前就知道有这一天了,就像在眼前那样一清二楚。

但是为了什么,心里那块地方清脆崩裂的声音。让他觉得自己还是个可悲可怜的入世人。世间尘沾染了全身,噎住了呼吸,张开口想吸一口气,又是满满一嘴的世间尘。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雨,雨越来越大,夹杂着风吹枯叶的沙沙声,终于掩盖了他心里的声音。

残灯无焰影憧憧,此夕闻君谪九江。

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247-2ac4fd9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