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这是一部为推广日本近代文学而拍摄的略带悬疑与情色,如同剧中蓝紫色的画面色调一般神秘的梦幻剧作。

第一回 与谢野 晶子(1878~1924)

旧姓凤。生于大阪府堺市。堺市高等女子学校毕业。从少女时代即研读日本古典文学、当代文学和翻译作品。从河井醉茗学习短歌,1899年开始发表作品。1900年参加《明星》杂志的同人团体“东京新诗社”。1901年赴东京,同年,第一部歌集《乱发》出版。作品“以清新的声调、奔放的青春热情,赤裸裸地赞美爱情”,“达到了浪漫主义短歌的顶点”,赞美人性解放,对传统因袭道是个巨大的挑战,是日本文学思潮史上一部划时代的作品。
与谢野晶子也由此成为浪漫主义的明星派的代表诗人。对于“明星派”短歌的形成具有决定性影响。日俄战争爆发后,她发表反战诗《你不能死去!》(1904),曾被攻击为“乱臣贼子”。她的歌集《小扇》(1904)、《舞姬》(1906)以及与丈夫与谢野宽合著的《毒草》(1904)和与山川登美子、雅子合著的《恋爱如衣着》(1905)等先后出版。以后浪漫主义热情逐渐消退,倾向于贵族趣味,追求华丽的色彩。1912年同丈夫一起赴法国。以后歌作情调低徊,有《常夏》(1908)、《佐保姬》(1909)、《春泥集》(1911)、《从夏到秋》(1914)等10余册歌集和小说《摆在明处》(1916)问世。
与谢野晶子的才能是多方面的,短歌、诗、小说、戏曲、评论等都有成就,她在日本古典文学的研究上贡献甚大,是将日本王朝文学代表作《源氏物语》译成现代日语的第一人。

在诗集《乱发》中,充满着少女甘美而忧伤的恋情,是一部大胆而直率倾吐感观性的诗集。在旧的封建道横行于世、女人处于半奴隶性质的时代,能够如实地歌颂自己的青春和甘美的恋情的晶子的诗歌引起人惊叹。而且她不仅把自己的理想表现在诗歌创作上,而且还实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晶子身材高大,脸的下部稍宽,不能说她是美人,但目不转睛地凝视对方时的的大眼睛十分迷人。
1878年(明治十一年)12月7日,晶子出生在大阪府的日本点心老店铺“骏河屋”,在富裕的家庭里,除了父母、姐姐和哥哥,还有佣人。晶子从幼年开始学弹琴、跳舞、插花、茶道等,顺利读完高等女子学校,毕业后,在帮助家业之余贪婪地阅读日本古典文学,她格外喜欢而爱不释手的是《源氏物语》、《落洼物语》等平安王朝的文学。绚烂的带有忧伤请调的王朝物语世界,使她的感受力和审美意识受到浸染,给她的诗歌世界以华丽的色彩。但仅仅凭着以上的出身和古典文学的熏陶,还不会有她后来的作为新诗人的觉醒。
1900年(明治三十三年),适应于新时代潮流的以诗歌革新为目标的杂志《明星》创刊。它是以把诗歌从风花雪月的旧框子中解放出来,自由地歌颂人间的真实感情,给诗歌以新的生命为目标。该刊物由当时明星派浪漫主义的诗人们始创,成为当时崭新的罗曼蒂克诗歌的创作阵地。《明星》杂志的主编是与谢野铁干。他不仅是优秀的诗人,同时也是明星派诗歌革新运动的领袖。这年,晶子第一次见到应关西青年文学会邀请到大阪进行演讲的与谢野铁干,这是决定晶子今后命运的会面。那时晶子才23岁,那是一个8月的夏日。以此为界,晶子的诗歌创作出现了惊人的变化。在此以前,晶子的诗歌虽然能感觉到热情的一面,但那还是十分腼腆的流露。与铁干的相遇把她的诗歌和人生一起解放出来了。
她和铁干相爱了。本来她已经有了恋人,铁干也有妻子,但是晶子放弃了自己善良的恋人,铁干也舍弃了妻子,为自己的理想和情爱牺牲了一切。在封建旧道统治的时代,她的行为是无法被社会所容忍的,但她还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1901年(明治三十四年)晶子24岁,即最早的诗集发行后不久,她不顾父母的反对,离家出走,进京来到铁干的身边。铁干也深深爱上了晶子,他和妻子离婚,选择了晶子。
如果没有同铁干的相遇,可以说不会有晶子这位日本文学巨星的诞生。同时与谢野铁干是在能力和才干上超过晶子的诗人,他作为优秀的诗歌革新的领袖对于晶子在文学上取得的巨大成就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晶子从24岁发表第一部诗集《乱发》到51岁写完第二十部诗集《心灵的远景》这段时间里,除了诗集以外,还发表了和诗集近于同数量的散文集和数篇小说,同时还在自己家里开办了《源氏物语》的讲习班。她在35岁时出版了《新译源氏物语》,以后又出版了《新译荣华物语》和《新译紫式部日记》、《新译和泉式部日记》、《新译徒然草》等古典文学的现代语译本。她不仅从事文学活动,而且在创立新女性文学者的组织“青?社”时,作为赞助会员参加活动并投稿。另外她还参与《日本古典文学全集》和自己的文集、全集的编辑工作。以上成就仅属于她履历中有代表性的事情,若细看更能发现不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是丰富多彩不胜枚举。向社会奉献如此大量的诗集、著作、编著和译著,如果没有相当的体力和精力是实现不了的,但她并不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文学活动上,相反,她从和铁干结婚后的第二年开始(25岁)到42岁的17年里,共生育了12个孩子,其中一人夭折。扶养11个孩子沉重的担子压在她一人身上。生活不但不富裕反而十分贫困,她常常是为了明天的粮食写文章养家糊口。谁也想象不到理应沉湎在罗曼蒂克的诗歌世界里的晶子的现实生活是湮没在日常琐事的堆积中。
即使是在家庭充斥着电气化生活用品的现代生活中,既要扶养11个孩子,又要创作出那么多的作品,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在没有电气商品也没有快餐食品,居住环境不如现在,交通也不发达的时代,她却成功地把家务和事业的矛盾统一起来。她的文学成就固然令人瞠目,但她作为实际生活者的能量之大,之旺盛,不能不使人发出惊异的感慨,而且她所从事的还是文学这种极为优雅的工作。
1935年(昭和十年)3月6日,她心爱的丈夫铁干因病离开人间,享年63岁。
晶子在女人的生存还十分艰难的社会状况下,作为诗人、作家、妻子、母亲,如同驰骋纵横的烈马,激烈而强壮,并且以极大的耐力生存下来。1942年(昭和十七年)她65岁时永远离开了人世,时值太平洋战争刚开始。
1902年(明治三十五年)日俄战争爆发,日本的男人们被到邻国的战场。曾经保护过背叛父母、离家出走的晶子的弟弟寿三郎也应召出征。晶子怀念从军去旅顺口的弟弟,曾写了一首《你不要死》的诗发表在《明星》杂志9月号上。

诗选
乱 发

五尺秀发水中飘柔
有谁知,隐而不露少女心。

那女子二十华年,
君不见,青丝秀发美如盛春。

春思之国恋情之邦,
曈曚发亮,幽香来自梅花发油?

稚嫩皮肤含热血,
只懂说教,岂非寂寞。

留人欢悦春宵夜,
覆琴乱发复乱发。

你不要死去
——为包围旅顺口军中的弟弟而悲叹

啊,弟弟呀,我为你哭泣,
你不要死去!
你是咱家最小的弟弟,
双亲加倍地疼爱你。

双亲何曾教你紧握利刃,
为了杀人到前线去?
双亲把你养育成二十四岁,
哪里是为了你先杀别人后葬自己?

既然是这堺市的商人世家——
值得自豪的主人
你就必须传宗接代,
你不要死去!

旅顺城即便失陷,
或能保住,又有啥关系?
你当然不会晓得,
商人家规里并无这一条。

你不要死去,
天皇不会亲自参加战役。
皇恩浩荡,
岂能有这样的旨意——
让人们流血而死,
让人们死如禽兽,
还说什么
这就是荣誉。

啊,弟弟呀,
你不要在战争中死去。
去年秋季父亲逝世,
撇下母亲,余悲未息,
又痛心地送儿子应召开拔,
自己则孤苦零丁,独守四壁。
纵然是升平的圣代,
母亲的白发却日见多起。

你那年轻纤弱的新娘,
常常蜷伏在帘后哭泣。
你已然忘怀,抑或尚在思念,
新婚不满十月就凉了枕席。
要哀怜这少女的心啊,
她在世上依靠的只有你
只有你一个人呀,
你不要死去!

明 日

明日啊明日,
你是我面前,
尚未涉足的,
不可预卜的路。
无论在多么愁苦的日子,
我都为憧憬你而奋起;
无论在多么高兴的日子,
我都要仰望你而歌舞。

明日啊明日,
当我被死亡与饥饿威逼而奔走,
也曾对你产生过失望和迷惑。
当你很快成为平凡的今天,
又变作灰色的昨天而消逝,
我总是满怀悔恨而痛苦。
你真是诱人上钩的香饵!
我甚至诅咒你是如光的烟雾。

然而,我还是景仰你,
正如节日前夜的孩子,
唱着“明日啊明日”而欢逐。
在我的面前,
还有无数的明日展新图,
纵令是,你将带着泪与恨,
和爱情、名利、欢乐等等同来,
唯有你才是吸引我的天柱!

白 桦

冬枯的山麓
一棵
白桦树光亮夺目。
叶,落尽了
洁白的身躯
裸露在腊月寒风里
犹如少女。
你为谁祈祷?独自
把双手伸向天际

如今,遥远的太阳正向低低的
淡紫色的
远山沉去;
斜辉里
白桦树
洒下悲哀的殉教者的血,
从胸口
到落叶
点点滴滴。

珍 珠

每当我看见
那珍珠晶莹的丽影,
就止不住地泪水盈盈。
长年吐艳的珠华啊,
傲然于世,一身明净,

人间的珍珠——少女的心,
听任命运张罗,
无奈捧给了一个人。
于是开始了,
人生中最短暂的欢欣。

假 如

和服袖子
三尺长
又无紫色带子绑着
假如你敢
就拉开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