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9.01.31
很想去清迈、清远看看,却又害怕去到那里,反而打碎了原本的幻想。
我到现在还忘不了《国际刑警》里的昆青和火点。
因为查阅了太多资料,谈到泰国,谈到毒品,谈到ICPO,总是能如数家珍。其实那些东西我并不知情,我只是勾勒了一幅幻想图画。
很野蛮,很原始,空气里飘着奇异的热带水果的酸腐气味,连太阳也很潮湿。
野地里开着缤纷的罂粟花,那些毒枭们在阳光午后擦着自己的枪,数着子弹。
非常不美好,可是却真实得让我怦然心动。
我想即使到了清迈,到了金三角,我也看不到那样的画面。当我看到了那样的画面,也许下一秒我就是个死人了。作为人生中的最后一眼,这样的画面虽然足够冲击和戏剧,却绝不是我想要的。
我想尝试着站在无人的地方,荒疏的田地野草拼命地长,足够盖过我的半身,我能在那中间,感受风穿透我的身体。就像时间流逝的脉动。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