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坂口安吾
  (1906-1955),生于日本新泻县一个豪门家族,父亲曾任众议院议员。1922年坂口在中学时因耽于文艺而在考试时交白卷被开除,离开时在课桌板上刻了如下字句:“余将成为伟大的落伍者,有朝一日重现于历史上。”他后来上东京读中学,毕业后担任过小学代课教员,1926年入东洋大学印度哲学系研究佛教,为求悟道,过一天只睡四小时的生活,患了神经衰弱症,后来通过拼命学习梵语、拉丁语等语言加以克服。大学毕业后,他于1931年发表小说《风博士》和《谷村》,受到知名作家岛崎藤村等赏识,从此得到日本文坛的承认。
  坂口安吾的文学活动,最重要的时期是在战后。1946年发表了文艺评论《堕落论》,指出:“为了活下去,必须堕落。”他所谓的“堕落”指的是人要恢复本来面目。日本战败后,压抑和统制着日本的一切虚伪东西崩溃了,坂口安吾认为这对于人类、对于文化都是有益的。同年6月,他发表了代表作《白痴》。日本评论界认为这篇小说是他的“文艺评论《堕落论》的小说化”,成为“日本战后文学的样板”。由于发表《白痴》,坂口安吾一跃成为日本战后文学中“无赖派”的旗手,与太宰治、石川淳等齐名。“无赖派”认为人的美和真实由于沾染了俗世灰尘而深深地被埋藏着,必须拯救。他们在作品中不正面写时代,而只进行讽刺、挖苦、抨击,同江户时代的戏作家有共同之处,因此亦被称为“新戏作派”。
  此外,坂口安吾还写推理小说,认为推理小说是“高级娱乐的一种”,是“解迷的游戏”、“作者和读者的智慧比赛”。长篇推理小说《不连续杀人事件》(1948)获得了第二届侦探作家俱乐部奖。可惜第二部侦探作品<复员杀人事件>却因为杂志<座谈>在连载中结束而被迫中断,后来只由高木彬光加笔完成。
  于1955年因脑溢血逝世,享年49岁。

坂口安吾的史学价值在于“堕落”理论的提出。“堕落论”从理论上确立了“无赖派”文学的精神实质。当然坂口同时也写小说。

  坂口安吾的文学思维中即含有某种佛教式的悟性色彩。战后,大多作家尚处于恍惚之中,坂口却提出了别具一格的明晰理论。坂口安吾的小说代表主要有:《风博士》、《白痴》、《外套与蓝天》等。其中《白痴》,毋宁说成功地将其“堕落”理论形象化为小说,且表现出存在主义的理论特点——存在本身即为充足的理由。《白痴》的小说背景置于战后人畜混杂的东京陋巷,人物只有电影导演伊泽和一个白痴女人。东京遭遇大空袭时,那白痴女人莫名其妙地躲进了伊泽家的衣橱中。后来,两人一同在空袭下的火灾中四处逃命。此时,战争毁坏了一切固有的人类文明。而在这种极限状况中,伊泽却唯独看到了一种存在亦即生命存在的原初形式——本能。伊泽在空袭中与白痴女人发生了肉体关系。他认为,这在当时的特定状况下是无可指责的。因为这种凡常意义上的“堕落 ”使自我的精神免于崩溃。《白痴》中,坂口显然在为自己的理论寻找现实的例证与根据。而事实上他的“堕落”理论,尚有更为深层的认识基础。他在《颓废文学论》一文中说到,构成一般社会道或正常生活基础的固有逻辑是虚假的生命力,一切谨严的道家、健全的思想家,都是虚假的存在。真正的伦理是不健全的,必然伴随着伦理本身的毁坏。精神的基础,正在于反俗的现实性。

  “无赖”一词,也代表反抗权贵的自由思想。所谓“权贵”,包括传统的价值观念、伦理道等。实质上,坂口安吾的“堕落”理论,也是某种自由精神的显现。“无赖派”文学表面上是一种消极的否定性的文学。但这种否定并非虚无主义地否定一切。至少。坂口安吾在他的“堕落”理论中,肯定了战后特定情态下反俗性的生存方式。其积极性表现于,反叛、堕落、自毁等等,促成了战后精神重构的第一步骤——彻底拆除战时精神结构的支架。也就是说,“无赖派”文学的否定意欲中包含有积极的、文化性的肯定要素。例如坂口安吾认为,只有在狂暴的破坏中才能显现出对于人类的热爱,在一切即将毁灭的空袭之中,日本及日本人却在新的形式下得到了肯定。

安吾的文学曾被贴上了“肉体文学”的标签。他曾说过:“肉体自身在思索着。换言之,撇开精神不论,我们必须弄明白,肉体究竟在告诉着我们什么。我自己必须用这样的一种语言来写作。我认为有必要重新审视人类自身,这样做的不光是我一个人。无论古今中外,要想认识所谓人类的本体、所谓的道,就非得从肉体自身的思索着手研究不可。”

安吾坂口1906年出生在日本新泻一个世家家庭,家里有兄弟十三个,他排列第十二。

安吾母亲是后妻,因为前妻的女儿对她十分狠毒,导致家庭不和,所以得了癔病。母亲生安吾时难产,苦不堪言,因此安吾坚信自己对母亲怀有憎恨之感。有一次,母亲说要吃东西,安吾顶着大风去海边拾蛤蜊,母亲对此却视而不见。

1919年,安吾入学于县立新泻中学。因为近视,看不起板上写的字,成绩急剧下降。

但是,由于家庭贫困,不好意思提出“我想买眼镜”的要求。好不容易自以为买到了眼镜,却错买成太阳眼镜,当天就被朋友打碎了。因为母亲的挖苦,他在考卷上一个字也没写就

交了卷。后来,他经常逃学,逃学后睡在海边的松树林里,或眺望天空。

安吾曾作过这样一首自嘲诗:

“通向海边小道

什么也没有

只有茱萸,砂和光

海边拾蛤蜊

然后 吃了”

安吾中高落榜。为逃避再次落榜去了东京。

1922年,安吾入学东京的私立丰山中学。但还是逃学,逃学之后睡在墓地。1925年,他19岁时高中毕业,之后在小学代课,是那种没有教师资格证书的教师。他在该分校教书五年,而这里的孩子都是本校管束不了的学生。在十分可爱的孩子中,也有坏孩子。孩子们大多数都很可爱,由于担负着教育本来有着美好心灵的坏孩子,安吾不禁萌生了爱心和乡愁。

这样的孩子不讲道理,使人头疼,却又不能强制他们学习。这样以爱心和乡愁为核心的理念,培育了强烈的以谋生为主的性格,安吾觉得还是这样为好。

隐藏在孩子们心中的苦恼和烦恼,对大人来说也是一样的。不用说比他们更深刻,更加“一根筋走到底”。与其说这是由于幼稚的原因,倒不如得出结论说是出于苦恼自身的深层次的原因。这样的自责和苦恼,必定使孩子也好,四十岁的男子也好,没有一点儿改变。(引自“风,光和二十岁的我”)

1926年,安吾辞去教员职务,入学东洋大学大学部伦理学学科。他讨厌服从别人的命令,却似乎强烈地乐于服从自己的命令。为了寻求感悟,他一天只睡四个小时,这样持续生活了一年半。困倦时,他在井边用冷水浇自己,然后写字,有时甚至因此发了高烧。

他常常因为毫无道理的错乱和狂想而烦恼,甚至对别人发狂。

1928年,安吾立志于文学创作。一面想写些什么,一面为找不到自己的文学天赋而苦恼。他曾应慕做咖啡店的经理,还曾有过进入马戏团的希望。1930年,同人杂志《语言》创刊。出于利益考虑,到第二期就停刊了。1931年,在岩波书社刊发了小说《青马》。

接着他的“风博士”得到了牧野信一的赞赏,作为一个新作家,开始展翅飞翔。1932年,他与当红女作家矢田津世子相识。开始了不容许妥协的精神恋爱。

虽然安吾下了与津子结婚的决心,却知道津子已有恋人,于是没有告诉她,自己打消这念头。津子虽然希望与安吾结婚,但是安吾却忘不了从前不知道津子有恋人时的美好心情,于是决心与她分手。为了忘记津子,他与并不相爱的酒吧老板娘同居。

在他们分别两年半后,正当安吾与酒吧老板娘分别时,津子出现了,告诉他“我一直在爱你。”安吾也告诉她自从四年前开始,自己就爱上了津子。安吾早就对女性抱着一种幻灭似的感觉,两人相互接吻,这才结束了两人的关系。安吾给津子送去了断绝关系信。

1934年,安吾经历了一系列悲痛时刻。先是亲友长嵨萃,河田诚一逝世。1936年他的恩人牧野信一自杀。1938年,可爱的侄子自杀。1944年,矢田津世子因肺结核死去。

以下就是《白痴》中我认为精彩的片断

他憧憬艺术。然而,在艺术面前只不过是一粒灰尘似的这二百日元工资,
为什么老是缠住他,成为摇撼他生存根底的巨大苦闷呢?
不仅是他的生活,连他的精神、灵魂也都受这二百日元限制。
凝视着自己的低贱而能泰然自若,使他越发感到自己的可怜。
“在这怒涛滚滚的时代,美算得了什么?艺术是软弱无力的!”
部长那非常愚蠢的大声叫嚷,以异常的真实性,尖锐而有力地钻进伊泽的心。
啊,日本将要战败。同胞们将像泥偶那样一个个地倒下去,
跟水泥砖瓦的碎片一块,无数的腿呀,头呀,手臂呀被刮到空中,
变成没有树木也没有建筑物的平坦墓地。
逃到哪里,被进什么洞,在什么地方和洞一起被炸掉,简直像个梦。
但如果能够幸存下来,对于这新的再生,
对于再无法预料的新世界和尽是碎石的荒野上的生活,
伊泽反而产生了好奇心。
那是半年或者一年以后必然要到来的命运。
但尽管它必然要到来,他只能意识到那是像梦幻中的世界似的遥远东西。
堵塞眼前所有的东西,把活下去的希望连根夺去,
区区二百日元竟有如此决定性的力量。
他在梦中也被它捏着脖子,被可怕的梦魇住,
他那只有二十七岁的青春的所有热情都被漂白了,
实际上他只不过在暗的旷野上茫茫地行走。
伊泽需要女人。需要女人这一点也可以说是伊泽最大的希望。
但是跟这女人的生活被二百日元限制住,
锅、盆、酱、米都被二百日元的咒文所镇住,
生下被二百日元咒文所镇住的孩子,那女人被咒文所镇住的鬼,天天嘴里念念有词。
心中的明灯罗,艺术罗,希望之光罗,统统消失,
生活本身像路边的马粪般地被踩得一塌糊涂,太阳一晒干,风一刮就吹得无影无踪了。
连一点痕迹也不留下。女人被这样的咒文镇住了。
简直是无法忍受的卑劣、渺小的生活。
而他自己连批判这种卑劣、渺小的现实生活的力量也没有。
啊,战争,人们受到这伟大的破坏、奇异古怪的公平所审判,
于是日本要变成到处都是碎石的荒野,泥偶一个个地倒下去,
这是多么虚无的、多么可怜的巨大爱情啊!
他只想在破坏之神的胳膊中睡觉,但一旦听到警报拉响,
他反而精神振作地打起绑腿。
和生命的不安做游戏,这就是他每天生活的意义。
警报一解除,他却感到失望,令人绝望的感情丧失又开始了。

青空文库小说地址
白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