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十六
火点醒来,发现昆青不在,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电话响起,火点迟疑了片刻才提了起来。他还没有出声,电话那头宋雨至的声音已经飞了出来。
[我觉得不妥。Omi打电话给我,她好像想行动了。你和那个混蛋快点来美术馆。]等不及火点的回话,她已经把电话挂上了。
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通知“那个混蛋”。火点环顾房内,想留下隐晦的,昆青却绝对能明白的信息。最后,他把玫瑰烛台的照片摆在床头。
他套上外套,像往常一样,把枪挂在腰间,出门。
时间还很早,路上没有行人,只有街边的咖啡馆和面包房开始做早市的准备,空气里飘着奶油香。他到达里昂美术馆的时候,天现微蓝,他在门口徘徊了一阵,不见宋雨至。
她应该是那种只会早不会迟的人,因为自己就是这种人,火点心一沉。他走上前,本该值勤的警卫不在。修道院的大门打开了一条缝隙,也许是错觉,这里似乎,比往日更加阴沉。
火点推门而入,四周的静谧让开门声格外刺耳。走廊里,只有火点自己的脚步声,就像CTU那晚,连机器的杂音也听不到。这里似乎没有人,但全身因紧张而扩张的毛孔都告诉火点,这里埋伏着很多人,他们做事谨慎利落,绝不留下多余的线索引人怀疑。
——演员都到齐了,我们来做一台好戏吧。
美术馆保安室的监视器里,出现了火点的身影。有个女人弯着笑眼看着他,喃喃自语到:“神枪手,上次没能杀你,这次我们来重新玩儿过。”
“S,还不能行动。”她的耳机里有个声音说,“Boss要等昆青来。”
“yes~sir~”她用手指轻点屏幕上火点的头,“神枪手,一会儿再陪你玩儿。”
火点抬头,看到摄像头上闪烁的信号,他做了个开枪的手势。屏幕前的S兴奋地一阵战栗,她已经等不及了。
火点小心地贴着墙前进,粗糙的石头墙面透出一股冰冷潮湿的触感。迷宫一般的美术馆里,不知道有什么在等待。对方的目标是烛台,他还没有猜透昆青的哑谜,不知道烛台里隐藏着何种秘密。
到达分展馆,一路通行无阻,没有埋伏,没有人持枪出现。这群人的做法,一如既往的让人摸不着头脑。与此同时,昆青也到达了——
——“昆青到了,action。”
“嗤”一声,一颗子弹擦身而过。火点抬头,回旋楼梯后,一个女人蹲在栏杆空隙处,扛着MP5,咧嘴一笑,用手拨了拨自己的耳垂。CTU那晚的狙击手,那颗子弹擦过了火点的耳垂。
“打个招呼~game start~”她说,转身不见踪影。
火点从腰间拔出抢,追了上去。
在回旋楼梯上环顾四周,挂画玻璃上映出淡淡的影子。他举起枪贴在耳边,绕过走廊的另一边,从楼下传来闷闷的枪响,至少有四五把MP5一起开火。火点皱眉,一定是宋雨至。救人要紧,他转身想下楼,忽然,感觉到背后有子弹出膛的微弱风声,身体侧过一边,脸颊一阵灼痛,血慢慢渗了出来。
“别分心啊。你的对手是我。”
火点回头,S一手举着枪好整以暇地扛在肩上,一手握着短刀,而刀锋正架在宋雨至的脖子上。
“你怎么回事……”在一切情绪都来不及浮现之前,火点只觉得好笑。
“我也不想啊,我手无缚鸡之力。”宋雨至扁着嘴道。
“你知道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就别乱跑啊。”
“我……嘶”话音淹没在自己的痛呼里,刀刃刺破了她的皮肤,一滴血缓缓流下。
“吵死了。”S举枪对准了火点,“我要跟你单独较量。”
火点在心里计算着双方的胜算,MP5比星高了几个级数,在对方被爆头之前,自己就会变成马蜂窝。如果瞄准她拿枪的手,她就能割断宋雨至颈部的大动脉,那宋雨至就死定了。如果瞄准另一只手,自己就死定了,死在这种地方啊,好像连殉职也算不上…………别无选择了。
“行,你想怎么较量?”他问。
“比枪法,一对一的。但是要快哦,因为昆青正在楼下被人围攻,你想去救他的吧。”
“我会去救他的。”火点沉声道。他很后悔,为什么要让昆青知道自己的去向,但他不会给自己更后悔的机。他相信昆青,也相信自己。他们一定能活着出去,再一起喝咖啡。
S一笑,一枪射穿了宋雨至的脚踝,把她推到一边。火点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S的手。常年的训练告诉他,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很重要。
她又开口道:“我喜欢公平较量,所以我告诉你,你瞄准的时候,小拇指会不经意地转向目标的位置。”
火点一惊,这个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的小动作,这个才第二次见的人,怎么可能……
“这样就很公平了。”她说,脸上是神经质的笑容。
一点红色出现在火点的心口,喉结,又游移到左眼。她就像是戏弄似的一再变换致命处。
一滴冷汗顺着额角滴落,星的速度很慢,他必须要取得先机,但是,先机在哪里……他可以感觉到S的眼球转动,这个人完全不在意生死,她只是在享受游戏的过程。这样的人,完全无法预料他的行动。
时间静止的片刻,世界成为一片虚无,这个世界,只剩下火点和S。
相差不到毫秒的时间,S身子一偏,她吃惊地看到子弹向自己飞来的瞬间,圆圆的,却尖锐地穿透空气,射进她的皮肤,穿透了肌肉和血管,血喷了出来。
“为什么……?”
火点捂着肩头半跪下来,手指间都是鲜血。
“你不该告诉我的,其实这一点也不公平。”他咬着牙说。稍稍习惯了疼痛,重新站起来,走到宋雨至身边,问,“你还能走么?”
宋雨至点点头,挣扎着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她问,“为什么说不公平。”
火点捡起了S手中的MP5,剥下她身上的防弹衣扔给宋雨至:“穿上。”
“不,我不要,你穿。”她固执地还给火点。
“你比我危险,而且我不合身的。”他看了看S娇小的身材。
“现在怎么办?”她一边套上防弹衣一边问。
“你知道往烛台的展馆怎么去么?”他侧耳倾听,楼下枪声已止,昆青,他一定不会有事。他强迫自己这样相信。
“跟我来。”
两个人互相搀扶着,沿途火点又放倒了两个人,匪徒的意图仍然不明朗,在这样的混乱中,他们的行动非常分散,各司其职,即使有同伴死去,也可以视而不见,不会有人救援,也不会有人补上。
“能不能告诉我,刚才……”宋雨至问道。
火点点头,嗯了一声:“不管她多么不在意生死,都不可能完全不在意我瞄准的方向,我用小动作诱导她,让她自己进入我的瞄准范围。而她在躲避的时候,就不可能完全瞄准了。她会调整自己的姿势射击,我就能知道,她会往哪边射击了。星可以穿透防弹衣,所以我又多了一些把握。她为了公平较量,把我的弱点告诉了我。”他顿了一顿,“可惜她错了,对我来说,这不是比赛。她是罪犯,而我是警察。”
宋雨至听完,感慨道:“你可能是ICPO有史以来最出色的神枪手了。”
“用枪不止是眼睛瞄准而已,这是心理战。”他又迟疑了一刹,“可是,她怎么会知道的呢,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那理所当然,就是知道的人告诉她的吧。一个比你自己还了解你的人。”
火点心里一凉,比他自己还了解自己的人,那么他要杀了自己,是易如反掌的。
“你有时候说话,真让人害怕。”
“吓到了?算是之前你也吓我的回礼吧。”
“我什么时候吓你了,你怎么这么小气?”
“女人就是这么小气的啦。不服气就去怪你爸妈给错染色体吧。”她伸了伸舌头做了个鬼脸。
火点忍不住嗤笑。气氛一下子轻松下来,虽然两人都是一路滴血,但是,也可看作是一路盛放的花朵吧。
淡蓝的冷光展露眼前,银器在暗中发出月亮般的光。
“看,还在这里。”宋雨至指着玫瑰烛台高兴地说。
火点却没有她这么乐观。“为什么还在这里呢,他们早就可以拿走了啊。”
“当然是为了把我们一网打尽啊。”昆青说道。
“昆青!”火点回头,还来不及看清昆青的样子,已经被一把抱住,有力的双臂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我不能呼吸了……”火点毫不容易从胸腔里挤出这几个字,肩膀的伤口疼得像要把整个手臂扯离身体。
昆青不理他,感受着火点依然温暖的身体,身体里流出红色的血液,身上的汗臭味,他还知道疼痛,他还在呼吸,昆青这辈子也没这么高兴过。他像是警告火点,又像是自言自语:“你再给我试试看!……你再给我试试看!……”
他努力挣开昆青的拥抱,笑道:“你还没死呢,我要是先死了,有亏国际刑警的职守。”
“可不是。但是与其现在要我看着你死,我宁愿当初,一枪毙了你。”
“你这三流枪法,恐怕是我先毙了你吧。”
“说不定。”昆青笑道。
“谈情说爱等等好么。”宋雨至忍不住插嘴。
“这都是你造成的,你还有脸说话。她用你来引火点,再用火点来引我,现在我们全都成了瓮中之鳖。”昆青恨很地说,“钓螃蟹一样,确实精彩。”
忽然,顶上炸响一片,天花板摇摇欲坠,顶上石块接连坠落。
“炸弹?!”火点惊呼。又一声炸响,昆青搂着火点滚到一边,将他的头牢牢固定在自己怀里。
“炸弹,我以为她的目标是烛台。”昆青迷惑不解地问。
“她在这里安炸弹,伪装成恐怖活动,然后就可以用ICPO的身份名正言顺的进来查看,烛台并不贵重,本来就不显眼,顺手牵羊再容易不过,就算被人发现烛台不见了,也不会有人疑心到她身上。”火点道。他不禁开始佩服Omilia,“最后,我们都会死在这里,一了百了。”火点发出了绝望的喟叹。
“错了,我们不会死在这里。”昆青说,“我们会活着出去,揭发那个女人的罪行。然后……”他没有说下去。
“如果你坐牢,十年二十年五十年,我会等你。”
“等到头发白了?”
“等到头发白了,牙齿掉了,走都走不动的时候,我还会继续等。”
“火点……”昆青吻住了火点的双唇。
两人忘情地吻在一起,周围落下的石块,砰咚作响,他们听在耳里,亦犹如仙乐,仙乐飘飘,好像此时此刻死在这里,也没有人会后悔了。
塌陷停了下来。两人也终于分开。昆青拿过火点手上的MP5,打碎了钢化玻璃,拿出了烛台。笑着摇了摇:“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他拉过火点,“走了。”
“等等。”火点搀起被砸晕的宋雨至,“不能丢下她。”
“……我以为你已经忘了她。”
“不行!”

“今天谁也走不出去。”不知何时出现的人。
“只有一个?”昆青道。
“足够了。”
机枪狂扫,昆青带着火点,火点带着宋雨至,飞身扑向一边。身后尘土飞扬,落下的巨石顶正好成为他们的屏障。
“糟透了啊。”宋雨至已经苏醒过来。
“会不会开枪?”昆青问她。
“会。但是枪法很烂。”她也直言不讳。
“别打着自己就行。”昆青把星扔给了她,自己仍拿着那把MP5。
双方的交战忽然变得激烈,枪声不绝,玻璃碎了一地,藏品被流弹射中,溅出星星点点的火花。远处又传来炸弹声和石块砰然倒地的巨响。
还剩下最后一盒子弹的时候,昆青作了个噤声的手势,火点顿时明白,他点点头,不再射击,迅速按住了宋雨至想要发问的嘴。
“没子弹了么。”人大声斥道,“我没那么蠢,不会中计。”
昆青的表情没有变化,看着人渐渐逼近,他朝屋顶一阵扫射,碎石落下,纷纷砸到人的头上,他抱着头后退,火点猛得从屏障后站了起来,不给对方回击的时间,电光火石之间,子弹已然穿透了人的防弹衣,直入心脏。一个大个子轰然倒下。
“快走。”
又和当初一样,忽然间伴随着崩溃中的美术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从四处涌来。
“快,快,快。”昆青大吼。
可是伤在脚踝的宋雨至已经无力再加快步伐,她绝望地道:“你们走吧,别管我了。”
“不可能。”火点坚定地说,没有旁人置喙的余地。
“一个人死,好过三个人一起死。”
“人命不是用数字来衡量的,也没有轻重之分。”他说。
“火点……”宋雨至擦了擦眼角即将溢出的泪水,努力跨步。
身后又倒下一根廊柱。有人从废墟中窜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用枪抵住了火点的头。
他对着耳机道:“我找到他们了。所有人先撤退。”
“烛台在哪里?”他问。
火点向昆青使了个眼色,昆青心下了然,答道:“在很安全的地方,只有我知道,我保证你们找不到。”
“不在你身上?”
“我会不会傻得放在身上。”
“看起来不会。”他用枪戳了戳火点的头,“不想他死的话,告诉我在哪里。”
“如果他少了一根汗毛,你们永远也找不到。”昆青抑制内心的紧张,背上已经汗湿了一片,“警察快来了,这里也快塌了……”
“你想跟我做交易?”他皱了皱眉。
“你意下如何?”
“我不想惹麻烦。我把他带走,交给boss,你直接跟她交易。”
“Omilia.Jones?”
“也许是这个名字。”他嘴角一歪,扯出一抹冷笑。
“好。”
他用枪抵着火点慢慢后退,消失在废墟石堆中。
“怎么能这样?”宋雨至喃喃道。
“告诉我,”昆青咬牙道,“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切,全都告诉我。”他面无表情,眼神寒冷阴森,深不见底,仇恨和不安化成一团浓浓的色,带着血腥味沉入心底。
他要,变回泰北的毒枭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29-fdc41af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