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5.18 (昆火)雨林中
回顾兼练笔吧~尊感谢ATV那位极度好RP滴编剧啊,我为你祈祷!

============================

這個世界上的一切,似乎都有深意。那么,也請相信你們的相遇,并非只為了毀滅和悲傷。

火點大概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為了一個毒梟的死而郁郁寡歡。在他的世界里,就是,白就是白,一切都是清清楚楚。
直到某個意外。

從機場追到雨林,他也不知道自己追了昆青有多久。而昆青,居然也沒有被他追上。他們就這樣你追我逃,一直進入了雨林。
——“你還要抓我,你要抓我到哪里去?”
火點這才發現,自己眼里只看著昆青,居然完全沒發現周圍的景色已經變化得陌生。
雨林,對他來說,完全是個未知的世界。他開始在心里埋怨,國際刑警訓練的時候,居然沒有如何應付雨林這一課。
昆青的笑容真是刺眼,仿佛在看著一個什么都不會的孩子。
他是兵,昆青是賊,他受不了一個賊用這樣的眼光看著自己。
即使在雨林,也要保持安全的距離,看著昆青如履平地地在森林中穿梭,自己想要加快腳步,卻一個踉蹌跌到了昆青背上。昆青回頭看了看他,什么也沒說,也沒有笑話。這卻更讓火點難受,他不甘的臉上泛起了微微的紅色。昆青看在眼里,臉上雖然仍然面無表情,心里卻有笑意。他當然知道,雨林對一個生手來說,是怎樣艱難的環境,可這個國際刑警的表現,卻出人意料的可愛。他都不知道有多久,沒見過人臉紅了。
昆青雖仍然快速地向前,卻刻意保持了適當的距離,免得這個警察要跌倒的時候也不懂得呼救,整個人摔個狗吃屎,那可能會更難堪。昆青腦中又忽然閃過一個念頭,更難堪的他,不知道會露出什么樣的表情呢?
火點就像只小動物似的充滿戒心。雙眼一刻不離地盯著昆青。他的一舉一動都是危險的。他時時這樣告誡自己,不能因為昆青偶爾流露出的溫和表情而放松了警。那可能是致命的!
“你干什么?”看到昆青半個身子探出,他緊張地攔了上去。
“我只是看看天氣。”
還是那樣不溫不火的語氣。火點自認,在ICPO里,是出了名的淡漠寡欲。而這個人的聲音里,甚至聽不出半點情緒。他到底是怎樣長大的……火點忽然產生了好奇。一個不驕傲,不野蠻,不暴力的大毒梟。這樣的人,又為什么會變成毒梟……?
“有的人,是為了生存。”昆青這樣說。
生存……火點無法認同為了自己的生存,而將無數人推入深淵的做法。這樣太自私了。被毒品所污染的人們,本來也可以很好的生活。也許,只是一念之差……
火點搖了搖頭。在他的世界里,就是,白就是白,清清楚楚。
別讓這個人的態度混亂了自己。
賣毒品的人,無論他有什么理由。都是犯罪。
但是,昆青說話時候落寞而憂郁的表情,仿佛在心里壓上了沉重的傷痛無法解脫。還是讓他心里一動。月光淡淡地照在他身上。這個大毒梟,刀刻般的臉上無比柔和,月光洗去了他的風霜,讓他的眸子里煥發出另一種不可思議的微光。
火點閉上了眼睛。昆青月光下的形象還在眼前。他的心,跳得很慢很慢……
昆青看著村子所在的方向,他在想,該不該,把火點帶回去,也許……也許……
火點早就已經想到,想殺昆青的人,似乎比想抓他的人還要多。
他們在雨林里遭到了襲擊。大火力的槍支不停掃射,砰砰作響,塵土飛揚。
昆青緊緊抓著火點的手,帶著他躲開火力兇猛的地方。其實昆青并沒有懷疑過火點的能力,初相遇時,他露的一手神槍手功夫也讓他心生欽佩。可是這樣的狀況,他就是無法放開火點的手。
火點觸到昆青的手,比他的更大,更粗糙,布滿了厚繭和傷疤。他一瞬間腦中空白。只能任由昆青拉著他奔跑,有種莫名的安全感。
躲過了第一波的攻擊,第二波隨即而至。一顆榴彈猝不及防地向昆青飛去,火點只來得及喊一聲“小心”,身體已經飛了出去,手用力撥開榴彈,砰一聲,他甚至感覺不出爆炸,只覺得身體瞬間使不上力。一只胳膊就把他架了起來。
昆青架著他,兩人一路逃亡。
在瀑布里翻滾,河里浸泡了許久,才終于上岸。
火點這時,才感覺到身體的痛楚,胸前的血汩汩流出。他想到了死亡。做警察,他早就有了死的覺悟。卻沒有體會過瀕臨死亡的真實。似乎是連害怕也來不及浮現……原來……也沒什么。他自嘲地笑了。
昆青奇怪地看著火點,他是傻了還是怎么,死到臨頭居然還笑得出來。

入夜,泰國的星空,居然很純凈,很燦爛。
星星……火點伸了伸手,牽動傷口,一陣劇痛。額上又滲出冷汗。他已經全身濕透了,汗水和河水混合在一起,讓平時愛干凈的他,身體變得更難受了。眼前的視線沒有了平時的清朗,模糊成一片。只依稀在星光下看到昆青的背影,似乎在忙碌著什么。
過了一陣,昆青走了過來,在他身邊坐下,小心檢視他的傷口,手中還拿著一片不知名的葉子。
火點想問些什么,發現自己根本疲倦地開不了口。
“這片葉子有鎮痛的作用。吃下去,我幫你把彈片取出來,不然你過不了今晚。”
火點遲疑了一下。他不知道,昆青的醫術是否靠得住。但是,心中某個角落有個聲音一直在說,昆青值得信任,甚至……值得依靠。為什么?他會這樣想?
昆青看出了火點的疑慮,解釋道:“放心,我在美國念過兩年醫學,并且對中草藥也有研究。”
火點嚼爛了葉子。身上的感覺果然漸漸麻痹。但是昆青盡量輕柔地動作,依然讓火點疼得表情扭曲。
昆青緊張得看著火點冷汗直冒,五官都擰在一起的樣子。心里沒來由得,也跟著一陣陣抽搐起來。不管自己多么小心,疼痛,總是在所難免。
終于把彈片拔了個干凈,火點已經支撐不住得暈了過去。昆青長長舒了口氣。看到火點的表情變得平靜,不再痛苦,也不像平時那么劍拔弩張。他拍了拍火點的臉頰,停了停,又溫柔地撫摸,手上無法使力,就像在摸一件易碎的藝術品。他摸了很久很久,就像要把這肌膚的觸感深深刻進心里。
星光綿延不止,夜的盡頭不知在哪里。

當火點再次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斜靠在昆青的胸膛。一陣尷尬,幸而被夜色遮掩。昆青感覺到火點的動作,知道他已經醒了。小心地站起身來,把火點的背靠在樹干上,自己卻轉到了另一邊去。他不想這個警察因為尷尬地掙扎,又弄裂了傷口。
沉默了半晌,火點開口:"謝謝你救我。"
昆青有些驚訝,回答道:"是你先救我的."
火點搖了搖頭:"我在學校學的第一件事就是救人,救你是我的本能."
昆青好笑地扯開了嘴唇,這個警察……他在火點身邊坐下,笑著看他.
雖然周圍一片漆,火點還是能在朦朧的星光下看到昆青的表情.他別過了頭,心里在嘀咕,為什么這個大毒梟,看起來這么像好人.不過是被他救了一次.絕對不能被軟化!
昆青似乎是猜到了火點的心思,不再看他.閉上眼睛.他不知道明天,會怎么樣.也許,他要和這個警察一起死在雨林里.好像,也不怎么壞.一個毒梟, 和一個國際刑警,一起死在雨林里……尸骨慢慢腐化在一起,變成養分,火點,一定能開出很美麗的花吧……是那種藍色的花,花莖筆直地揚起,就像他一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4-aadba41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