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火点~”
“火点……”
“火、点。”
“火点!”
“火点?”

——昆青的声音在回响,好像他一天最重要的事,就是念出“火点”这两个字。
但是很烦啊,很烦……

火点猛得抬起头来,啪一声撞上了头顶的台灯。台灯在天花板上显出一块长长的光斑。火点捂着后脑趴在办公桌前。
端着咖啡进来的jack看到这一幕,心里噗哧笑了一声,脸上却依然保持着极有风度的微笑。
“你累了就回家吧。”
“我只是有点走神。”
火点把台灯摆正,接过咖啡捧在手上。这里的咖啡够苦,够提神,不似某人的咖啡,总是让他喝醉。
“rainy总是缠着你,为什么不陪你加班?”jack看到火点,就想起了她。
“她大小姐自己都不加班,又怎么会陪我加班。”火点苦笑。
他们共同经历了一些,足以跨越爱情,而直接变成亲人的事。Rainy和他,就只是这样的关系。曾几何时,却成了传遍总部的谣言。
“很晚了,走吧。罪犯永远抓不完的。”jack说。他看到火点的额头有一道红红的睡痕。
“可是……”
“可是我想走了。”
“那你先走吧,我再留一会儿。”转头埋首于屏幕于文档之间。
jack在心里叹了口气,装傻还是不懂?
披上大衣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对面路灯青白的灯光下,有个男人,依靠着灯柱。Jack顺着他的视线,看到总部大楼里隐约透出的几处灯光,不知道他在看哪里。
昆青发觉jack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微笑着点头致意。Jack也点了点头,向他走了过去。
“晚上好。”
“晚上好。在等人么?”
“是。”
Jack站到和昆青并排的位置,望上看,迷蒙夜色,看不真切。
“在等哪一盏灯?”
“不知道。”昆青笑了笑,“他的工作,从来一个字也不会告诉我。”
“她是个很自律的人。很难得。”
“何止自律,简直是自虐。”
“哈哈,警察多少都有点。”jack笑着拍了拍昆青得背。
“有些时候,明明还是很老实的。”昆青暧昧地眯起了双眼。

重重的影子,重重的夜色和灯光,水晶立方的大楼里,幽暗绵长的走廊中,火点慢慢地走着。
从关卡出来,看到jack和昆青肩并肩靠着,相谈甚欢。
他皱了皱眉。昆青从来不体恤他的担惊受怕。

“他出来了。”昆青盈满笑意得迎了上去。
Jack愣了一下。在心里念了一句“哈里路亚”。

“这么想死的话,明天就给我去自首。”火点冷冷地说。
“我只是想多见见你。”
“你跟jack说了些什么?”
“随便聊聊而已。”
“聊得很开心么。”

“下次我再加班,在家等吧。”
“下次再说。”

“哦,下雪了。”昆青伸出手掌,一片雪花落在手心,又慢慢融化成水。
火点抬了抬头,从漆夜空里,雪花被路灯映射成灰色,像小小的虫子的尸体,掉下来,掉下来。
“里昂也入冬了。”火点说。拍掉头顶的雪粒。
“就要变冷了,然后过圣诞,过新年。”
“你想得太远了。假期我可能更忙啊。”
“我会举着圣诞树在楼下等你,如果有路过的孩子,就给他一颗糖吃。”昆青一本正经地做出举树得动作。
“又不是万圣节。”火点耻笑道。

“为什么会下雪呢……”火点走着走着,望着天,忽然自言自语。
“因为老天爷在笑吧。”昆青说。
“笑?”火点困惑,傻傻地笑了。
“是啊,这不是在笑嘛。”昆青说完,转过头看着火点,他没有笑,他用一种近乎虔诚的眼神凝视着火点。他在这种虔诚中获得了幸福感。
火点牵起昆青厚重的手,上面布满了伤痕和茧。
“回家吧。”他拉着昆青跑了起来,“总是你带着我跑,我也带着你跑一段吧。”

如果这两个人,可以一直携手,直到最终审判之日。也许上帝会对他们说,我不认同你们的感情,但我承认它很美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42-95927fb8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