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忽然转回小屋,发现自己还有这么篇妖孽文章……搬过来~我心里的小马,永远是那个可爱的,稚嫩的,孤独的,犀利的小玄子。
===========================================

小玄子,得到这个名字出于偶然,因为在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刻,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间,他遇到了他。朋友……亦或是别的什么……
说实在的,小玄子很想把小桂子归入“别的什么”里去,但是……咱们满人,可没这个例。他这样说服自己。就像收拾棋子似的,把小桂子放进了“朋友”那一盒。他看着“别的什么”那一盒,现下,这里面是空空如也,可是在不久的将来,东西大概会多得满出来吧;而“朋友”,永远只有那一个。这盒子里,永远也只有这么一个。小玄子这么一想,反倒对自己的安排满意起来。
小桂子是与众不同的。
他一向这么与众不同。在皇宫里,如此自信地周旋于众人之间,眼睛一眨,撒个谎,他当皇帝也是好骗的。小玄子,不一定是朋友,但想与他更亲近的时候,心里又是一凛,这可是皇帝呀,天底下除了八方神仙,属他最大。可是小皇帝,长得真好看。比丽春院的红牌还好看,不,那好像又不太一样。他的眉毛,是长长的剑眉,底下是琉璃珠子一般清亮的眼珠子,鼻梁到鼻翼形成一个好看的弧线,嘴唇就像涂了膏一样。小桂子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不管是男还是女,都说做公公的,唇红齿白,貌若好女,可宫里哪个公公能有这样高华的气度。小桂子心里,还有些小小的得意,小玄子这个名字,只有他叫得;小玄子肆无忌惮毫无仪态的大笑、生气、难过,只有他见得;小玄子所有的秘密,他都知道;这世上有哪个人,能这样和他分享秘密呢。
小玄子心里却有个秘密,他永远不会告诉任何人,那任何人里的头一个,便是小桂子。他每次看着他,心里的秘密都呼之欲出,甚至会在脑海里描绘出画面,小桂子会惊讶,然后,点头?还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或者,干脆地逃跑?唉,想到最后一个,还是算了。可是小玄子的秘密,在折磨他,折磨得他不得不时时把小桂子得远远的,让他做这做那,这样,心里才好过一点。他心里打定了主意,不管事情办不办得成,不管朝里大臣会不会非议,他总是要替他把罪孽承担下来的。为小桂子做这一点事,他心里,却比干成了任何大事都高兴。怎么会这么高兴呢,小桂子那样感激而崇拜的眼神,就是让他高兴,他不想去深究为什么,那个为什么,总是让他觉得,自己的尊严,会就此荡然无存。
小桂子总是离开,他又忍不住牵肠挂肚,他要是遇到了艰险,会怨恨自己么?
小玄子没日没夜地往五台山,心里是想要去看皇阿玛,但是某个角落,一直跳出来一个声音,质问他,你是要去见谁?你究竟是要去见谁?那个声音问得他心里万分惶恐。他几乎就认定自己是个不孝子。可那个等待他的人,却又让他的心里,出现一瞬间的雀跃。
请自己忘记罪恶感吧……
谁知道,意外却是如影随形。小桂子的身躯挡在小玄子身前,一刹那就变成了永远,也许,比永远更长。小玄子在想,心里忽然生出千百个念头,又一下子缈去无踪影,想不下去了,不敢想了,要是小桂子不在了,那是怎样的天地,一片水色,就这样汹涌而来,将自己淹没……不能呼吸……生死的界限,忽然就模糊了,好像一切都不重要了。
而几个月之后,小桂子居然又毫发无伤的出现了。是上天,听从了自己那点小小的心愿吗?只要他能活着回来,小玄子这一世都不再杀人,他用将来许多人的生命,来换回一个小桂子。
而后来的后来,再后来,小桂子终于还是离开了。小玄子明白的,逍遥自在的日子,才真正快活。他愿意放他走,只是,为什么是这样的方式。为什么,连句“再见”或者“珍重”的机会也不给他呢?他没有别的心思,他只想道别,然后,看小桂子离开的背影,渐渐远去,也许他还会回头,留恋的看看自己。最后,他可以回寝宫痛快地哭一场。
现在这样子,他连哭也哭不出来,眼泪全憋在心里,再沿着血脉,流淌全身,全身都是,把心都弄酸了。只有眼睛是干涩的。
再也找不到了,小桂子,再也找不到了。他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了小桂子。那个盒子,也终于空了。有一个字,再也不能说。
爱这个字,不能说出口,一说出来,就凉了。

后记:康熙一生有过三位皇后,他死后雍正将自己生母妃晋为皇太后,因此,她也是康熙的皇后。康熙克后,是人所共知的,他的四位皇后都非常短寿。康熙拥有嫔妃数量众多,但是并没有特别专宠的对象。史书上说他感情内敛细腻,也有人说他是真正的天子,注定是“孤家寡人”,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他也许已经把自己身边的位置,永远地留给了某个人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6-a64e8d4f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