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8.20
盜竊魯迅標題,就這么回事……

楚留香&沈勝衣
這是我記憶里的第一部電視劇,但它其實并不在我的記憶里。當我還被老爹抱在手里的時候,每個周末,他就會帶著我去錄像廳看《楚留香》,偌大的廳里只有我們一家三口,我一直覺得奇怪,后來才知道,錄像廳主人是老爹的朋友。后來,家里買了錄像機,老爹還是不厭其煩地放《楚留香》各個版本一點點放過來。最后留在我記憶里,居然是那個蘇蓉蓉死后,滿臉胡渣的楚留香。那是一個不辨美丑的年紀。不過老爹是真喜歡楚留香,我有了切身的體會,直到很多年后,我腦海里一直回蕩著“湖海洗我胸襟,河山漂我影蹤”的旋律,而我居然怎么也想不起來這是什么……
把《沈勝衣》放在一起,是因為這部我也沒有記憶……我只記得他說,他從來也不會殺一個好人。當時聽起來多麼豪氣干云,大義凜然,現在回想,才覺得,你該怎么去判斷好人和壞人,又為什么,要由你來判斷,只因為你很強嗎。那位沈大俠一身紫紅長袍,披發奔走的樣子,倒還是留在我的腦海里了。

新白娘子傳奇等一干臺灣古裝劇
從這里開始,我有了自己的記憶……溫柔可親的白娘子,伶俐可愛的小青,嗯……女扮男裝的許仙……我當時真的以為她是男人。那些朗朗上口的劇中曲,白娘子嬌滴滴的神態,古韻十足,現在的女演員啊,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學不會了。因為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一去不返。
潘迎紫和孟飛那時候是屏幕上的黃金搭檔,兩部俠侶,室內布景很簡陋,石頭也只不過是披了塊步,那時候都是如此,我所喜愛的飛燕驚龍,朱若蘭就在那些人工場景里,一身白衣飛來飛去,營造不出現在那樣的夢幻場景,可它就是有那種余味,看著他們擺架勢也是認認真真,明顯的假發頭套,閃著廉價光的服裝頭飾,那也是一種余味,那個時候,全民電視的時代,每個人都可以樂在其中。我就是樂意看他們做作的手勢和臺詞,像在看一出折子戲。這才是古裝劇啊,不是你穿上長衫,穿上裙子,戴上假發就叫做古裝劇。那是一種懷古,那是古人特有的禮義廉恥,做作,就是要那么做作,才叫做戲。

ATV
小的時候,還沒有TVB王道,ATV的好劇也是層出不窮。ATV是個奇怪的電視臺,他們有好的演員,好的編劇,好的監制,一切都強過TVB,只有一點,高層,他們的高層我只能用腦殘來形容,他們不足以支撐ATV的人才。導致了ATV日漸落寞消亡的命運。日前聽到換了新東家,希望有東山再起的一日,畢竟,那才是我的童年。
首先是麥JJ,不知道該稱呼為麥麗紅還是麥景婷。這位姐姐可是我的初戀情人,晚上會夢見她,并且半夜爬起來寫仙鶴的同人。
90年代的ATV,已經靠的是演員撐劇。當時有一批才色兼備的小生花旦,戲好型好,但是男人們的人品就不敢說了,似乎每個都爆出過很難堪的新聞……囧,這電視臺怎么搞的……花旦以萬綺雯,蔡曉儀為首,蔡曉儀的古裝尤其清麗可人,雖然她屬于經常被造型師陷害的人群,經常把她打扮地跟大媽一樣,但這無損她的美麗,不論哭和笑,都是一樣動人。除了《劍嘯江湖》,這又是一部神奇的劇。主角是劉松仁和蔡曉儀,實力派,也是偶像派。可是當時松哥年齡太大,蔡曉儀又被造型師弄了個大媽造型。以致這劇的兩位主角光芒黯淡并且長期被人BS,配角卻一個個大放光彩,從楚江南到秦汨,萬旗,小蓮,秦百川,都被人津津樂道,即使是徐少強所演的那個極度BT的柳生一劍。
《仙鶴神針》這部劇使我第一次明白,發HC是怎么回事。我就是HC上了白姐姐,為她的理智和懂事,那里面許多的女孩子,每個人都可以哭,可以鬧,只有白姐姐不可以,不管她多麼傷心,也只能在沒人的時候默默垂淚,因為她是大家的白姐姐,她是所有人的依,她不能表現出哪怕一丁點的脆弱。這樣的白姐姐,讓我心疼。其實我想對她說,馬君武不值得,任何人也不值得。你已經足夠好,不需要再勉強自己。
我就這樣HC了白姐姐,麥麗紅。接著追看她的《碧血青天楊家將》,這是群戲,我也不曉得重點在哪里。也許是楊文廣和靈兒,也許是展昭和龐妃,也許是楊家的忠義,也許是那些陰謀詭計。我只知道麥JJ的穆桂英一出場,我的眼睛就移不開了,英姿勃發,又柔情似水,她將剛與柔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這才是我心目中的穆桂英,她已經洗去了穆柯寨的野性,而留下了堅毅,母親和妻子的身份,讓她溫柔。她和徐少強也算是最佳螢幕情侶了,不同與孩子們的青澀和嬉笑,更多的是穩重和默契,四目相接,已經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可惜徐少強的私生活實在太令人OTL了……而麥JJ似乎也有要出家的傾向。也許這就是好演員吧,總是能讓人沉醉于角色而忘了本性。

《穆桂英大破天門陣》&《國際刑警》
這兩部都是當初根本討厭到不想看,直到最近才開始體會的劇。要說好,其實并沒有多好。但ATV的編劇,往往遇到自己中意的題材和橋段就會靈感大爆發,寫出好劇。比如南風之戀,比如犬子和小貓那令人唏噓的淡淡愛情,小貓和格格若即若離的曖昧,火點和昆青惺惺相惜的兄弟情(好吧,我根本不想說什么兄弟情,在我看來,那就是愛。什么樣的感情,能讓一個毒梟把一個國際刑警帶回自己的老窩細心照顧,一個毒梟與一個國際刑警并肩作戰,一個毒梟在期盼一個國際刑警了解他的生活和苦衷,一個毒梟為了一個國際刑警的安全把他送離了危險地帶,兄弟?老師,你開什么玩笑,你有對你的兄弟那么好過嗎?還有火點,別說你不再別人背后開槍,你一向都是在別人背后開槍的……你只是不對著昆青開槍罷了,他是個毒販,他殺了多少人,大飛說的每個字都是對的,為什么你要生氣,到底誰是你的兄弟?如果昆青也是你的兄弟,大飛,展驥,小貓,格格,他們是什么?只是一個office的同事?這就是愛,但是你們都不會明白,因為它太匆忙,來不及品味,已經消失。)
好激動……這個CP太冷了。冷門到沒有人混,我懷疑我和貓合和清邁所寫的,大概是目前唯三的同人文……讓我想起我為緒方所寫的真人同人,三篇,又是唯三的……我怎么老是萌上這么冷的東西啊!!
林韋辰,又是個冷門的男人。要不是《國際刑警》,我大概永遠不會HC上他,他是周正的人,唯有在國際刑警中,一眼望去,他就是那么年輕和稚嫩,在所有人之中,大家都想照顧他,他就是個最小的弟弟,讓人疼愛。他的戲路也挺廣,奸詐如皓南,正直如火點,倔強如賀文,不羈如十三,信手演來,水到渠成,絲毫不顯得突兀。而那個十三郎,真正讓我見識到所謂演技的東西,到了最后兩集,那種絕望深入我心,他笑,只是因為早已沒有了眼淚,也沒有了任何值得哭泣的東西。細微的眼神變化也拿捏地非常到位。

OK,等我想起來再追記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68-59628e5b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