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9.02 香夭
一直都覺得,TVB拍的《帝女花》與其說是愛情劇,不如說是宮廷斗爭劇。有糟蹋唐滌生的劇本之嫌。里面才子佳人式的故事沒給我多少感觸,一場鬧劇。也許是為了迎合師奶的口味吧。他們浸泡在悲情里的愛情,在國破家亡的背景下是如此蒼白無力。即使是最后合巹交杯,也是無甚味道。
后來有一天,我聽到了《香夭》,然后,我找了許多版本,其中令人抽搐者也不乏,別出心裁者也不乏。
72年某場賑災籌款晚會上,我聽到了任白二人所演繹的版本。我居然就哭了。兩個人穿著時令的短旗袍,沒有戲裝,沒有做派,就兩支高高的話筒,站在那前面,開口就唱起來。
白雪仙始終環抱著雙手,心不在焉的姿態。但是鏡頭拉近,面上神情凄楚,那一刻,她已是長平。尖細而悠揚的子喉,桃花泣血,美不勝收。我敢說,幾十年了,白雪仙還是站在至高點。再沒人能超越,甚至是比肩。
任劍輝還帶著老花,師奶的樣子,手里捧著唱本。唱腔很老辣。一唱一斷。平心而論,我覺得蓋鳴輝的嗓子比她更清更亮,但是那種古典的韻味是她缺乏的。也許現在不流行了吧。
唱到最后,兩人都是泛紅了眼眶,眼角帶淚。這出戲,她們不知唱了多少遍,但每一次,仍然是被自己感動了。
然后把我也感動了。我對粵劇不內行,但是我相信,真正的大師擁有無比的穿透力,能夠直入你的內心,讓你超脫于自我的宇宙,與他們感同身受。

《香夭》
詩白:
女:倚殿陰森奇樹雙
男:明珠萬顆映花黃
女:如此斷腸花燭夜
男:不須侍女伴身旁 下去

女:落花滿天蔽月光 借一杯附薦鳳台上
帝女花帶淚上香 願喪生回謝爹娘
偷偷看 偷偷望 佢帶淚帶淚暗悲傷
我半帶驚惶 怕駙馬惜鸞鳳配
不甘殉愛伴我臨泉壤
男:寸心盼望能同合葬 鴛鴦侶相偎傍
泉台上再設新房
地府陰司裡再覓那平陽門巷
女:唉惜花者甘殉葬
花燭夜難為駙馬飲砒霜
男:江山悲災劫 感先帝恩千丈
與妻雙雙叩問帝安
女:唉盼得花燭共諧白髮
誰個願看花燭翻血浪
唉我誤君累你同埋蒘網
好應盡禮揖花燭深深拜
再合巹交杯墓穴作新房
待千秋歌讚註駙馬在靈牌上
男:將柳蔭當做芙蓉帳 明朝駙馬看新娘
夜半挑燈有心作窺妝
女:地老天荒情鳳永配痴凰
願與夫婿共拜相交杯舉案
男:遞過金杯慢咽輕嘗
將砒霜帶淚放落葡萄上
女:合歡與君醉夢鄉
男:碰杯共到夜台上
女:唉百花冠替代殮裝
男:駙馬珈墳墓收藏
女:相擁抱
男:相偎傍
合:雙枝有樹透露帝女香
男:帝女花
女:長伴有心郎
合:夫妻死去樹也同模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inamimioto.blog105.fc2.com/tb.php/77-e23b22cb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